寒柏《董建華先生的八萬五房策,才是高瞻遠矚》

關於前文《難忘的一句話:一日最衰都係董建華》,有讀者笑言,認為當年人人鬧董建華,筆者卻不這麼認為,難道只有筆者是先知,其他人是白痴乎?筆者想順道回應一下。

自回歸以來,香港樓價高企,股樓炒風熾熱,產業單一,創意不足,這些問題,根本是十年如一日,甚至乎是二十年如一日,從來沒有改變過。香港樓價高企的問題,似乎可以 1999 年上映的無線電視劇《創世紀》的一段經典對白作為總結。

許文彪(陳錦鴻)說:「我唔係無試過,我試過安份守己,日搏夜搏,賺果一萬幾千。我試過。但出面果班人,佢地識建築識起樓咩?佢地只係攞少少錢出來,攞少少時間,炒起個樓市,就不停係度賺大錢,咁叫公平咩?你出去問下人,是但問一個人,問下佢地想要啲乜野。佢地既答案好簡單,佢地只係想要一間好普通好普通既樓。點解佢地用成世人既錢去供一層樓呀?因為啲有錢佬係度玩野呀!越有錢就越有得玩呀!呢個世界公平咩?呢個世界公平咩!」

記得當年上映,筆者大部份時間也在看亞視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二》,但朋友大都看《創世紀》,每逢他們談及劇情之時,我都會看看,通常是趁廣告時間轉台看。那時候首播,也有看過以上的劇情。記得當時,大家都覺得對白寫得十分好,反映了實況。幾年後,大約是 2005 年左右,無線深夜重播,筆者和很多朋友也有追看。又過了幾年,至 2009 年左右,其時 YOUTUBE 越來越普及,已開始有人上載舊電影及電視上網,以上一段對白,更為人廣傳。最後,是 2016 年,無線又再重播,仍有不少朋友追看,當中這一段經典對白,依舊獲到不少好評。

  • o 180626 b5a

為什麼 1999 年的電視劇對白,直到近二十年後,依然是這麼燴炙人口?因為這些年來,香港一直在原地踏步,完全沒有進步過。老問題依舊無法解決,且越趨嚴重。

筆者不想再去怪地產商和政府,也想順道安慰一下年青人。人性本自私自利,貪得無厭。商賈逐利,官員避事,甚至乎是官商勾結,於古今中外來說,絕不是什麼稀奇之事。正如《創世紀》裡的許文彪所言,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又何必太介懷呢?怎能奢望地產商會讓利?怎會覺得政府會為民著想?又怎能依靠那班終日只懂得搗亂搞事的政客會真的為民請命?

還不如收起那份憤怒和怨恨,努力工作,盡力尋找出路,做好自己就是了。若再聽到上一代人對大家的冷嘲熱諷,年青人不如把滿腔怒火化為力量,勇敢的向前走。這個世代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根本沒有時間讓你停下來抱怨。

董先生的「八萬五政策」,才是高瞻遠矚

有讀者認為筆者直認是先知,居然在 2003 年反對「倒董大遊行」,難道筆者當其他人是白痴乎?只有筆者才是高瞻遠矚?言下之意,即不相信作者所言了。

筆者當年反對「倒董大遊行」乃千真萬確。很多朋友也可做證。至少,當年中學聚會中,那些以一副鄙夷不堪的神情來看筆者的諸位「杏林聖手」,都可以做證人。當然,某些人至今仍會認為「倒董大遊行」是對的,「八萬五政策」永遠是錯的。

當年,還有曾參與遊行的朋友,直指筆者的想法落伍,還說香港人始終太傳統,大部份人根本不接受遊行云云。直至十多年後,這位朋友每次參加遊行,也是如此說。我亦不只一次反駁他:「不是說有很多人上街嗎?香港人又怎會不接受遊行呢?你們遊行的人,又怎會是被忽略的少數呢?」這位朋友每次上街,都常常幻想著自己是「雞蛋對高牆」,以少數人力抗暴政。

可是,不諱言,他從來都是站在人多的那一方,每次明明政府才是「雞蛋」,遊行人士人多勢眾,聲勢浩大,才是真正的「高牆」。總的來說,筆者並非較聰明,而是從來都對這些群眾運動有戒心,對大部份人相信的理念都總會有一些疑慮,這是天性使然。

那麼,筆者是直認先知乎?當然不是。相信當年看得通時局的人很多,不只筆者一人。而且,真正高瞻遠矚的人是董建華先生。

早在二十年前,董建華先生已提出「八萬五房屋政策」,並為香港尋找出路,興建數碼港、科技園和倡議中藥港等概念。董先生的治港理念,正是希望「人人有屋住」,社會資源不要過份集中在房地產,各行各業有均衡的發展,並希望在高增值的科研及高科技產業裡找到出路。

結果,地產商反對,小市民大遊行,公務員怠工,把這些大計都擱下了。記得,曾有一名建制派頭目接受訪問,側著頭的向鏡頭笑道:「香港還是靠地產及金融為主,高科技項目是很難發展起來的。」據聞他是本港最聰明的政客之一,亦代表了不少本地權貴土紳的主流想法。

最終,這些高科技企業,都在一河之隔的深圳市裡茁壯成長了。香港地產商雖然繼續成功的把小市民之畢身積蓄都拿掉,贏盡賺盡,但卻給深圳高科技龍頭大幅拋離。如今,甚至乎連國內地產商的市值和賺錢能力,都已遠遠勝過香港地產商了。二十年過去,香港社會裡,無論是上層或下層,都是大輸家。

另一邊廂,深圳已拋出一個十八年內建一百七十萬個單位的建屋大計,即每年建至少九萬個單位。上海仍打算於未來幾年之內,新增一百七十萬套房,北京亦打算在五年內新增一百五十萬套房。由此可見,中國各大城市都在努力增加房屋供應,致力發展建屋大計。值得一提的是,中央的房屋政策是長遠的,並不會因一時漲跌而終止,其最終理念,正是習主席所言:「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董建華先生早在二十年前便把這大局看得清清楚楚,並提出「八萬五政策」;在香港社會裡,就只有他才有資格稱得上是高瞻遠矚。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