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大灣區出台,香港議價空間在哪?》

昨晚,突然傳出消息指特首林鄭月娥完成歐洲訪問後,將會直接由歐洲前往北京,與港澳協調小組組長韓正見面,將會談及大灣區規劃。傳媒和評論人認為,這個消息某程度意味住大灣區策略即將會在短期內、甚至在七一期間正式出台,並由林鄭宣布,讓其可以在香港社會邀功。

隨住大灣區規劃出台,香港其實已無甚空間反對這個國家級戰略規劃,即使香港人再反對或不滿,都無法改變現時這個現實處境。因此,與其反對倒不如真的思考一下香港現時跟內地議價的空間在哪。

當下最重要的,是令香港在大灣區擔當重要角色,甚至作為龍頭帶領大灣區發展,以免在整個國家規劃當中被邊緣化。因此,香港假如以大灣區的重要城市角色切入,與中國大陸去討論或爭取更多空間,反而是當下最佳的選項。最少,這個身份可以避免一些在國內不必要的政治爭議。

由此角度推想,無可否認,大灣區規劃假如沒有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參與其中,實在難以建造一個國際級灣區,難與美國、日本相提並論。因此香港確實仍有不少實際作用,以此作為跟北京和廣東省政府議價空間。

香港其實應該把握大灣區策略出台的時機,提出自身可以在大灣區發揮的角色,以至在政府層面進行大灣區的研究供北京參考,以示香港在大灣區積極參與的誠意。

不少中國國內的官員都認為香港一直都受惠於國家發展紅利,並享有特殊地位,但只懂坐享其成,而未有對國家整體規劃作出努力。這令不少官員不是味兒。在這種印象下,香港就只會在整體國家政策中處處受制,最終令自治空間也因為這種分岐、誤解、甚至敵視而收窄。

大灣區規劃,我們除了視之為一個重要的國家級戰略規劃、一個參與更多經濟合作項目的機遇,更重要的是藉此機會,透過自身努力,爭取國內不同層級官員的認同,令更多官員消除對香港的偏見和敵意。只有這樣,香港在「一國」之下才可得到更多「兩制」的游走空間,甚至主動爭取早日推動政治改革,而這亦有利於香港繼續維持一國兩制。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