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朗騏《美斯老朋友戀棧國家隊,必小組出局》

今屆世界盃表現最令人失望的老牌勁旅,非阿根廷莫屬,此隊兩戰只得一分,出線形勢險峻,若非冰島於分組賽第二場賽事負於尼日利亞,根本上已出線無望。然而,由於該隊平均年紀老邁,教練調兵遣將又甚有問題,今晚對尼日利亞一戰勢不能得三分,甚至再敗一場,最終分組賽出局。

阿根廷今次出戰世界盃球員的年齡為 29.3 歲,乃三十二支參與決賽週球隊中年紀第三大的一隊。根據過去各屆世界盃的往績,沒有一隊拿冠軍的球隊球員平均年齡超過 29 歲。換句話說,阿根廷未開賽已基本肯定冠軍無望。始終,足球是講求體能的運動,年齡較大的球員,難以有足夠體能應付每隔五天一場的大戰,加上他們的運轉力較低,跟不上節奏明快的比賽,賽事中難免吃虧。

阿根廷隊老化的最佳例子,非防守中場莫屬。阿根廷於首兩場分組賽事,分別派出馬斯查蘭奴、比利亞及恩佐佩雷斯三位防守中場球員,後兩者年齡已達 32 歲,而前者更高達 34 歲,並已外流至中超搵食。然而,阿根廷教練森柏奧利仍倚重他們鎮守中路。遇上一心死守的冰島,問題還未浮現,但當面對與他們對攻的克羅地亞時,各防中老將於下半場便疲態畢呈,加上教練於六十八分鐘以任職攻擊中場的戴巴拿入替恩佐佩雷斯,使馬斯查蘭奴要獨自應付摩迪及拉傑迪兩位克羅地亞籍的世界級中場,最終獨力難支,令阿根廷中場線於比賽末段崩塌,最終慘敗而回。

至於隊中核心球員美斯,亦年屆 30 歲,當對方整場以兩三個球員緊盯,亦開始力不從心。面對冰島時,美斯整場雖然不停有觸球機會,但因遭對手緊盯而無法製造出有威脅的攻勢,他之所以射失十二碼,亦與體力透支有關。教練森柏奧利亦可能發覺此一問題,故下一場對克羅地亞的賽事便安排美斯於邊路負責策應。然而,由於中場中路缺少了核心球員,此調動遂適得其反,令美斯少有觸球機會,又再次無法製造攻勢。

其實,阿根廷有不少後起之秀,可分擔老將們的職務。防守中場方面,現效力俄超辛尼迪的柏利迪斯,乃可造之材,以他配搭馬斯查蘭奴任雙防中,可起以老帶新、經驗與活力並存的果效。至於攻擊中場方面,效力祖雲達斯的戴巴拿,是近年國際球壇最炙手可熱的超新星,他以一人之力,於去年率領祖雲達斯殺入歐聯決賽,其能力早已獲得證明,若以他擔任中場策劃的主角位置,將美斯放於邊路當綠葉策應的角色,則有具級數球員在中場負責組織之餘,亦可保存美斯的體力,使他在對方無準備的情況下可以製造突如其來的攻勢,置對方於死地。

然而,前者並無入選最後二十三人的大軍,後者雖入選,卻一直呆坐於後備席上,至上場最後關頭才被換上場,但阿根廷已因中場崩塌而返魂無術。

筆者相信,曾於執教智利及西甲勁旅西維爾時獲取佳續的森派奧利,無理由不了解阿根廷球員嚴重老化的問題。他之所以仍依賴一眾老將,或全因他並非阿根廷名宿出身,無法鎮懾以美斯為首的一群老將,遂只能放任他們在力不從心的情況下續任正選。

阿根廷向來大佬文化問題嚴重,故國家隊只有由名宿擔任主教練時,才可獲好成績。以上屆世界盃為例,教練沙比拿為前阿根廷國腳,其威望遂可以鎮懾一眾球星,令他們服從其戰術,阿根廷遂能奪亞軍而回。可是,當國家隊由非名宿者擔任教練,成績必會一落千丈。最好例子,莫過於曾於 2001 獲國際足球歷史和統計聯合會(IFFHS)選為年度最佳教練、及後於 2004 年率領阿根廷奧運隊奪得奧運金牌的比爾沙。他便因鎮懾不住一眾大佬,而令阿根廷於 2002 年世界盃首圈出局。

雖然,只要阿根廷於今晚勝出對尼日利亞的賽事,而冰島又未能撃敗克羅地亞,阿根廷便可於分組賽出線,然而,阿根廷現時隊內各大佬均不服森柏奧利,軍心散渙,在心理上已大打折扣,同時,由於阿根廷必須勝出方能出線,該隊必急於進攻,因而放大了後防球員年紀老邁的弱點。加上,尼日利亞球員均體力充沛,阿根廷老將將難以跟得上他們快速的步伐,故阿根廷或難免出局收場。

  • 楊朗騏,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在《線報》有「楊氏力場」專欄報導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