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朗騏《德國國家隊,不轉型難有佳績》

本屆世界盃至目前其中一場最大爆冷賽果,莫過於德國國家隊以一球僅負於墨西哥。不少論者將此敗績歸咎於德國領隊路維沒有揀選尼萊辛尼入伍,致沒有具速度的翼鋒與墨西哥週旋,或稱德國欠缺截撃力強的防守中場。筆者認為,上述分析並未觸及一個核心問題:究竟大部分德國球員是否適應現時的德國踢法?要解答以上問題,一定要從現時德國國家隊踢法的源頭開始講。

自奇連士文於 2006 年帶領德國於本土參加世界盃,德國的已由傳統機動式踢法改為較具可觀性的傳控踢法。傳控踢法依靠兩個具極佳攔截能力及球賽閲讀能力的後中場負責控制中場及看守第一道防線、一個具頂級傳送與運球能力的攻擊中場負責組織攻勢分波派牌、一個身材魁悟而又具良好射術的前鋒作支點,既可直接攻門,不能攻門時亦能靠身形及技術於禁區護球,並伺機二傳予後上插入的翼鋒球員;而翼鋒則要善於把握機會,適時後上插入爭取入球,並於邊路送出具威脅的傳中球。

由於此種傳控踢法對球員體能要求合理,著重控球在腳及隊友間不斷傳送接應,並有多個進攻板斧,能令球隊長期處於高水平狀態,故可稱之為現今足球最王道的進攻模式。2014 年德國高峰期時,上述各位置都由獨當一面的球星擔任。後中場方面,有舒華恩斯迪加及基迪拉兩位經驗與實力俱備的球員,中場派牌則由當時狀態大勇的奧斯爾負責,翼鋒則有當年大熟大勇的湯馬士梅拿,而擔任前鋒的高路斯雖已達三十六歲的高齡,但他仍老驥伏櫪,在整個決賽週中攻入了三球。因此,德國遂能所向披靡,最終能奪冠而回。

然而,現時擔任上述關鍵位置的德國球員,均比四年前遜色。要不是狀態已回落,便是無適當接班人。奧斯爾與湯馬士梅拿在本季球會賽事中表現平庸,尤其後者後上插入能力大幅下降,似乎不宜再在國家隊中擔任正選。後中場方面,自舒華恩斯迪加退役後,德國只剩下基迪拉一個有份量的後中場,卻奧斯的攔截力不足,而施巴斯坦魯迪則仍待提升。前鋒方面近年雖有添姆雲拿冒起,但他最主要功用在於中路高速突破爭取入球,並不具備於前線作二傳支點的能力,而後備的高美斯雖可作支點,但他在大賽中總是屢失戎機,近年又受傷病困擾,並不可以依賴。

讀者可能會覺得有點奇怪,為何德國近年似乎人才輩出,即使派出 B 隊也能於去年的洲際國家盃獲勝,但最終無足夠人手擔任上述角色?最主要原因,是現時德國球會除拜仁慕尼黑隊外,均不採取傳控踢法,故德國球員越來越少能擔任傳控踢法所需的角色。傳控踢法要求球隊在上述四個位置均有合適球員擔任,否則只會適得其反,在組織進攻時變得老鼠拉龜,最終久攻不下,反被對手反擊得手,就像德國對墨西哥時的情況。

因德甲除拜仁外的其他球會均無足夠財力購買能擔當上述角色的球員,即使能在青訓系統訓練出有質素的球員,長遠亦會被拜仁及其他歐洲班霸搶走,因此不少德甲前列球隊近年均效法前多蒙特及現利物浦領隊高普,採用一套重金屬踢法。此踢法要求球員瘋狂地於前場壓迫,拿到皮球後以高速推入射程範圍進行射門。此踢法依賴的是球員的速度及體能,短期而言確實可助球隊提升成績,但因對球員的體能有過份的要求,球員會突然因過份透支以致體能下滑並帶來傷患,令球隊成績突然下滑,故此非長期稱霸之法,但對財力不足的德甲球隊,此亦是無辦法之中的辦法。

使用重金屬踢法的球隊的中前場球員,最重要的是充沛的體能及速度來執行高位壓迫及高速入涉,前鋒及翼鋒最好有一定程度的入球能力,但對其餘的技術要求則較傳控踢法為低。因此現時德國的新星,除戴斯拿外,均沒有足夠能力去參與傳控踢法。德國上年於洲際國家盃勝出,便是憑著一班如添姆雲拿、哥列斯卡、施巴斯坦魯迪等擅於打重金屬踢法的球員,以體能及速度壓迫對手,最後奪冠。

在現在世界盃小組賽,餘下的兩個對手實力不強,德國可輕鬆以質素取勝,然而,因德國已不再俱備傳控踢法所需的配套,在淘汰賽面對強敵若再使用此踢法,最終必定是慘敗收場。既然德國現時陣中有一班如添姆雲拿及布蘭特等擅長重金屬踢法的球員,為何不轉踢此法,以尋求一條轉型之路。

  • 楊朗騏,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在《線報》有「楊氏力場」專欄報導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