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六四事件必然重現朝鮮》

每年的六月四日,我都想寫關於「六四事件」的評論,可惜我向來忽略日子,通常在六月四日或之後,才赫然發現又錯過了一次時機,明年請早。今年也不例外,不過,例外的是,這次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六四」過了半個月,照寫不誤,理由是,我把朝鮮局勢夾在一起寫,也算是符合了時事。

從政治理論來看,當年的「六四事件」的發生,有著必然性。

第一是,民主和自由是普世價值,只要國家開放,西方思想走進來,人民自然會有這個訴求。

第二,我當然沒有忘記「六四」的原來訴求是反官倒。通常,大規模的反政府活動的起因不是單一的而是多個原因的組合,其中三個最為普遍:一是意識形態上的不滿,如貴族壟斷、民主自由的嚮往,這通常是遠因;二是經濟衰退,這通常是近因;三居然是社會的開放,反而在極權社會,很難組織到反政府活動。

我常常說,別人讀政治,讀的是哲學,追求的是自己心目中最優秀的政治制度,但我作為最高明的政治學大師,研究政治,好比生物學家研究生物,獅子吃羊,沒有誰對誰錯,只有科學,所以我永遠是最客觀的。

因此,對於「六四事件」,前文只講出了發生的必然性,並不講是非公義,現在講「平反六四」,我也沒有立場,我只是同大家講出一個事實,就是一旦「平反六四」,中共政權很可能因而動搖,甚至因而倒台。

這衍生了另一個問題:為甚麼文革可以平反,「六四」不能平反呢?

很簡單,文革的受害者,主要是幹部,不去平反,安撫自己人,中共無法重新上路;但「六四」的受害人,主要是學生,沒有以上問題,反而,如果「六四」平反了,中共的暴行上千上萬,哪還少了?結果就是人人不滿歷史,這又平反,那又平反,很快就會發現,這不但是殘暴政權,還是隻紙老虎。沒有了威懾力,政府也只有倒台了。

現在扯回朝鮮政權。如果它和美國講和,經濟必然大幅躍進,問題在於,它也必然會出現親美後的第一次經濟衰退,這又重演了前述的三個原因,因此也可預言,「六四事件」也將會重現於朝鮮。金正恩不可能沒想過,也不可能不擔心。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