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難忘的一句話:一日最衰都係董建華!》

回歸至今,廿一年時光,彈指即過。大家還記得當年的董伯伯嗎?還對那一句經典對白「一日最衰都係董建華」有印象嗎?

記得 2013 年的夏天,曾有一個中學同學聚會,大家有好幾年不見,聚舊之餘,亦不無劫後餘生的感嘆。那一年,剛巧沙士爆發,香港病死的有好幾百人,等到夏天再無新的沙士個案,病情受控,街上才逐漸多人起來。印象中,班裡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同學是醫生,需要在各大醫院工作,見到大家仍是「齊齊整整」,也算是十分安慰。

酒過三巡,席上忽然有一女同學問我:「你有沒有參加七一的『倒董大遊行』?」,那女同學是醫生,從不覺得她熱衷政治,卻忽然說起這個話題。我只搖頭說沒有。她立時便生出一副鄙夷不堪的神情,繼續追問:「你為什麼不去?」,語氣間甚有不屑之意。另外有一名大醫生卻接口說:「有!我有去!」,又有朋友插口:「嘿!這次沙士搞得一塌胡塗,也是董建華連累的!」,席上所有人都附和,更有人喊道:「一日最衰都係董建華!」,大家即大笑起來,拍手叫好。

當年的政治氣氛與現在不大相同,表達不同政見還是可以的。我本想解釋一下我的想法,表明自己不認為董建華應該落台。可是,我卻第一次因政治話題而親身感受到輿論的壓力,連插嘴也感到艱難。對於這班大國手來說,一個沒有參加「倒董大遊行」的人,根本連說話的資格也沒有。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政治話題所產生的群眾壓力,更讓我深深體會到,原來無論一個人讀了多少書也好,亦不一定保證他們能理解這個世界是如何運作的,他們的政治觀念亦可以非常幼稚。面對一大班讀飽書的大醫生,我居然有一種「秀才遇著兵」的感覺。

到底當年香港市民,給什麼罪名予董建華先生?例如:八萬五房屋政策「推冧」樓市;九七年金融風暴處理不當,無法使經濟重拾升軌;數碼港、科技園和中藥港不切實際,好大喜功;搞問責制,破壞原本有效的行政體制。

其實八萬五房屋政策是長遠策略,當年還未有效實行,如何影響樓價?廢掉了八萬五政策,如今香港是什麼境況?於 2018 年,深圳已拋出一個十八年內建一百七十萬個單位的建屋大計,即每年建至少九萬個單位,香港還在玩「土地大辯論」。此外,九七金融風暴時香港不是擊退了炒家嗎?政府何罪之有?還有,香港不應搞高科技?科技業投資者便是見香港放棄,才都去深圳設總部了。問責制不佳?為何連公務員出身的林鄭也不作改革?

當年,但凡有什麼不如意的事情,肯定都與董建華有關。只要說出這句「一日最衰都係董建華!」,就如出了一口惡氣一樣,立時感到舒服得多。結果,香港再沒有八萬五房屋政策,數碼港變成了豪宅項目,國內高科技公司的總部,都設在深圳了。

正如梁振英先生所言,如果現在還有八萬五政策,便「人人有屋住了」。董建華先生的數碼港、科技園和八萬五政策,其實都沒有廢止,不過這些高瞻遠矚的政策,都與香港「擦肩而過」,結果在深圳市逐一落實。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