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家族的故事.十二》

前文:


 

外面的雨愈下愈大,有幾聲悶雷,霪雨沙沙沙沙地響,有時天上劃過閃電,便令到室內徙然光了起來,而他們三人都坐在沙發上沉默起來。這時聽到房間傳來腳步聲,一個長髮女子從走廊的黑暗中走出來,她長得面容清秀,身穿淺粉紅色短袖睡衣,是禮言的媽媽。令嘉樂震驚的是,禮言媽媽長得不只像禮言,更勾起嘉樂那次的夢 ── 她長得與穀倉中的女子一模一樣。

這時禮言、他媽媽、穀倉女子的形象,在嘉樂眼中重疊起來,而且變得愈來愈清晰了。

「是誰呀?」禮言媽媽問道。

「嗯,是禮言的同學。」禮言爸爸答。

「為甚麼這樣晚才來呀?父母知不知道你來了?」禮言媽媽向著嘉樂問。

這時嘉樂仍在想著禮言媽媽與穀倉女子的關係,沒有留意她向著自己問,於是禮言爸爸便代他答:「他今晚睡在這裏,我會打電話告訴他爸媽就好了。」說完便問嘉樂的電話號碼,之後逕自起身打電話去。

「喔,那你當這裏是你的家好了。我有點不舒服,要先進房休息。」說完後的嫣然一笑,恍若令嘉樂重回那個倉皇的夢。當她回到房間,客廳又再次回復平靜。

「就這樣吧,你今晚與我一起睡,好不好?」禮言說。這時嘉樂聽到,那個穀倉女子正在向他發問,他便隨口答了一聲「好」了。

雨仍然不停下,嘉樂與禮言睡在床上,手臂貼著手臂,嘉樂感覺到由禮言身上傳過來的微微體溫。其實這時他們兩人都睡不著,眼皮雖然合上了,但聽覺還是很銳利地聆聽著房間內外的聲音。

「其實你是不是很不想到處搬家?」嘉樂終於忍不著問。

「嗯,不能說不喜歡,反正我都沒有其他選擇的機會了,只是時常搬家令我覺得有點累。」禮言緩緩地回答。

「那你為甚麼不對爸媽說?」

「我說過了,只是他們有自己的原因……」禮言說著似乎有點不知道應該如何說下去。

「嗯?」

「其實有一件事,我是以前沒有對其他人說過的,因為爸爸不讓我對外人說……」

「嗯?」

「我一直都半信半疑,不知道是真是假。記得幾年前的一晚,那晚就像今晚般下著滂沱大雨,天外的雷聲在隆隆響著。那晚客廳中只有我與爸爸,爸爸像平日一樣抽著煙,沉思著,好像滿腦子心事。我知道我們又快搬家了,於是心血來潮,便開口對爸爸說 ──

【禮言】:爸,我不想再搬家了,為甚麼我們要時常搬家?

(爸爸本來似乎是不想應我的,但過了一會,他終於開口了。)

【爸爸】:你還記得我們家族那個悲傷的愛情故事吧?

【禮言】:嗯。(我那時可是不經意地隨口回答呀。)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