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七一遊行公民抗命,談何容易?》

最近,警方與民陣就七一遊行的路線爭拗不斷,最終警方決定,要求民陣在維園草地起步,無視他們的建議,而民陣則發聲明表示,將考慮在七一遊行起步時公民抗命。不過,昨天 Now 新聞台的《政情》就明顯見到泛民內部出現極大分岐,有聲音認為公民抗命只會令遊行人數進一步減少,對民氣並非好事。

自從 2014 年之後,七一遊行的人數未見起色,政治和社會氣氛已不復以往,而政黨和團體只視七一遊行為籌款場地,從街頭到街尾,都見到不同政黨的籌款站,有時更會令人覺得募款人員人數比遊行人數還要多。整個遊行雖說是社會運動的一部分,但現時其實更似變質成每年一度的籌款場合,情況就如元旦遊行一樣,因為籌款的需要,而將這些遊行常規化,結果招客不成反趕客。

當遊行變質,抗爭不再,嘉年華化,七一遊行公民抗命又談何容易?

元旦遊行和七一遊行,從來不應該是常規化的行為,跟六四晚會不同,後者是悼念活動,而前兩者本身更像是假期活動,除非將七一遊行的主題定為「香港已死」的悼念遊行,否則不應成為傳統。

這兩場遊行的出現,正是社會氣氛使然。七一遊行橫空出世,是當時社會怨氣、對政府不滿、不信任集於一身,而元旦遊行的主題則是因應 2005 年政改而出現的。當時兩場遊行都有明確的社會背景支持,今天相比,則主題模糊,每年炒雜燴,其實存在與否並無分別。

當然,那些堅持舉辦遊行的人總是認為,遊行可以聚集人群參與,顯然民意力量。可是,當人數不足時,這實際是在示弱,多於求變。

我期望民陣那邊,經過今年之後,思考到底這樣多大雜燴、沒既定主題的遊行在 2019 年應否再延續,抑或寧按照社會議題和形勢來舉辦集會和遊行,都不要每次都大動員。民意會疲憊和消散,最終這情況延展下去的話,只會對香港民主運動更為不利。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