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堃泰《厭世都要刑事化的醫者》

立法會最近討論政府建議修例,將電子煙及加熱煙納入煙草規管範圍。一眾醫學團體得悉後,來勢兇兇說電子煙加熱煙讓少年更易成為煙民,「一定要禁」云云。魚蛋定律,或許大家也不會陌生。現在那些醫學團體「全禁」的訴求,連成年人也要禁售,便是魚蛋定律導致香港墮落的又一佳例。

那些醫學團體,不少被中年醫生把持,而「已上岸」的人一貫以「daddy knows best」的心態,去說一切是「all for your own good」,然後將很卑微的反駁理由都一一壓下去。其實他們有沒有想過,自己這種以專業為名壟斷話語權的中年,偏偏就是讓年輕人厭世、需要呼吸一口空氣的原因呢?

眾所周知,當一個經濟體系發展到相當規模,而沒有產業突破,社會流動性便會無可避免地下降。現時香港未有產業突破,創新科技發展更加談不上有什麼驕人成果,故傳統產業及相關專業人士未遇洗牌,便繼續安穩地留在管理階級。然後,政府說人口老化問題多,建議延長退休年齡,即是讓老屁股坐得越來越久。另一邊廂,那些管理階級經常說「一蟹不如一蟹」,年青人沒有上進心,卻連 Google Docs 是甚麼也搞不懂,反過來責怪職場青年「多此一舉」。然而,他們卻不知道,自己才是落後於時代,卻因為香港時代背景使然,才讓他們坐在高位指點年青一代。試問初出茅蘆青年人,怎麼能在香港看到「上位」的一天?

一個基層小子,可能每天工作十二小時,才賺得三餐溫飽和生活小確幸。他們一邊看著這些專業精英將財富及網絡傳給自己的子女,讓他們贏在職場起跑線,一邊轉眼又受到精英指責,說自己向這個光怪陸離的社會吐一口鳥氣也是一種原罪。如果這些醫學權貴不是涼薄,就一定是虛偽。

早前,有本地保險公司發現,醫生合謀利用保單漏洞,替病人進行不必要的檢查,從而提高索償金額。然後,又有一種醫務團體妖魔化大麻製藥品,卻不知道日本已將它們列為合法售賣及宣傳的通用藥品(Generics)。

科學沒有絕對,只有不斷打破既有假設。我城的醫者們若然淪落到,用封建腦袋去剝奪年青人厭世的權利的話,就不要怪我們鄙視你們白袍內帶銅臭的「專業」了。你們是醫生,弄垮了香港後,技術移民遠走就可,可憐我們沒有專業,就要坐囚愁城,一輩子承受你們做出來的共業。

正能量?不要說笑了,我們連租唐樓劏房也覺吃力,你們卻在大宅內籌劃自己的退休旅行。

  • 巫堃泰,香港大學法學(人權法)碩士,「立言香港」共同發起人,曾參與並帶領多場社會運動,熱衷公共政策倡議,期望利用創意帶動社會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