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看俄羅斯世界盃,又跟一國兩制有關?》

俄羅斯世界盃 6 月 14 日開鑼,16 日凌晨兩點的「雙牙大戰」已看過了嗎?這場 B 組分組賽,名正言順是世界盃級數的戲碼,之後的墨西哥對德國也相當精彩,大概精彩程度不亞於日後的四強賽事,因為入了四強及總決賽,勝負壓力大,計算多,未必放手踢球。世界盃爭出線的初賽,反而經常有精彩賽事。

在香港,世界盃轉播權由樂視體育香港投得,跟香港電訊盈科的免費電視頻道 99 台(ViuTV)及收費電視 Now TV 達成協議,由這兩個台播放。電訊盈科的免費台由 6 月 14 至 24 日每天只得一場直播,其他兩場不公開免費播。賽事中段的 6 月 25 日至 7 月 1 日,更完全沒有免費直播。尾段 7 月 2 日之後至冠軍戰,才一日一場,但不播季軍戰而只播冠軍戰。明白的,Now TV 逼你買他的服務。

我願意買服務的!打去問情況。Now TV 沒有專為世界盃而設的短期合約,最短的也十二個月,每月收費 138 元上下,而有了短約仍要買 500 港元的「世界盃 pass」才看得到直播。此外尚有些零零星星的收費。我認為有些生意人不懂得便民和薄利多銷,是自斷米路。結果,我被逼找方法在手機看直播,主要是「翻牆」入中國大陸,收看中國央視 CCTV5 台的直播。

很羨慕可以看到中國央視的內地球迷,也即時想及一國兩制。明白的,如果央視的轉播區域包括香港,香港的電視台就沒有了在自己地區轉播的商機,但是回歸已二十年了,對一個像世界盃或奧運之類的全民盛事,而且是健康節目,如果一國兩制再融合得好一點,在轉播方面跟 CCTV5 台多些合作,是否有可能找到另一些商機呢?即是,改變小商人的細眉細眼,好好利用一國兩制的優勢,與長期取得大型賽事轉播權的 CCTV5 合作是好事。從融合的角度去想像商機,不是封閉在小範圍內去思量一盤小生意。如此一來,是否會反而鑽研出更大的商機呢?

中國近幾年的變化太大了,在世界盃賽事上也反映出來。

因為 2015 年多名國際足聯(FIFA)的高層出現醜聞,令好多長期合作夥伴例如強生(Johnson & Johnson)等相繼退出。這空缺就由中國企業填補。八年前 2010 年的南非世界盃,只得一家中企贊助商:中國英利,是世界盃自 1930 年成立以來第一次出現中企身影,所以,當「中國英利」四個中文字在賽場上出現,中國觀眾很興奮。2014 年巴西世界盃,仍然只得中國英利一家贊助。至 2018 年俄羅斯世界盃就完全不同了,總其有七家中國企業出現在贊助商名單上。

世界盃贊助商行三級制。前一、二級贊助國際足聯,第一級是合作夥伴(Partner),今屆七個合作伙伴之中有一家中企:萬達,而第二級是世界盃官方贊助商(Sponsors),今屆五家贊助商之中有三家中企,分別是蒙牛、海信、手機 Vivo。至於第三級贊助是區域支援商(Regional Supporter),為主辦國找贊助。新任國際足聯主席將二十個名額分為五個區域來招商,分別是歐洲、北美、南美、中東和亞洲。因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抵制俄羅斯,所以只得歐洲區四席全部售出,都是俄羅斯的當地企業;以及在亞洲賣出三個名額,是中企雅迪、帝牌,以及指點藝境三家。北美、中美洲、以及南美一個名額都未售出。

美國贊助企業一二級合共四家,一級的是可口可樂、Visa,二級是百威和麥當勞。在贊助商數目上,中美兩國都是四家,但廣告支出方面,中國投入 8.35 億美元,美國是 4 億美元,中國是美國的一倍;而東道主俄羅斯是 6400 萬美元。中企作為贊助商,除可以賣廣告,還有別的分配,以蒙牛為例,據 BBC 報導,俄羅斯所有比賽場館只可以買到蒙牛產品,而國際足聯全體工作人員統一配備的是 Vivo 手機。

中國對國際足聯的參與,在金錢贊助之外,最惠民的參與是免費直播,而如果在這方面一國兩制可以有更多融合,市民應該非常支持。

愛看足球之外,我曾經是個電影迷。曾幾何時,在 1990 年代前後,香港的國際電影節是我的至愛。我很有印象,對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的第一印象,來自當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我家中仍然保留四本筆記簿,是當時幾年間的觀影筆記。很奇怪,我在 2000 年代初後就不再理香港國際電影節,因為不知何時開始,國際電影節入選的電影,來源地不再像從前闊及多元,有幾年甚至,不是同性戀就是以性與暴力做主題。不是不可以,但是應該同時有足夠的其他片種做平衡,而最主要的是,所選影片的質量不佳。

我認為水準差,應與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國際人脈及聯絡渠道無關,香港更加不缺錢,硬件好到不得了。個人認為,是跟選片者的識見及審美判斷下滑有關,輸的是軟實力。與此同時,6 月中的上海有國際電影節,今年在活動儀式上,又宣佈會搞一帶一路電影節,會跟一帶一路國家的電影好好聯盟,互相推薦優秀電影。我想,如果將來退休,確是可以用腳投票,放小假期,去看中國大陸主辦的國際電影節。

最後多講一件事。早前手機微訊朋友圈看見高志森導演貼出了演出消息。6 月上旬,焦媛的《長恨歌》舞台劇在廈門閩南大劇院上演。高導發照片讚嘆廈門閩南大劇院硬件設施一流,四層觀眾席,可以容納很多觀眾。且看焦媛的《長恨歌》可以在優質劇院讓更多觀眾欣賞,我認為又是一次融合優勢下的例證。一套用粵語改編的話劇,可以不只得香港一個市場;只要你肯,有更大的空間等你去融合。

收結前做總結:時光流逝,時移勢易。今時今日的中國大陸,已經是個可以倒過來讓香港受惠的實體,而且不只是經濟發展這類大方向,已是及於個人的民生層面。我知道很多人煲韓劇之外,都煲中國大陸的電視劇,而我,也要加入這個行列,我煲的是世界盃。

  • 余非,線報博客,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