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乜香港真的在中國南方?》

日前, 有線電視《新聞刺針》有一篇報導, 提及歷史教科書一直沿用的一些句子, 如「香港位於中國南方」、 「中國收回香港主權」以及「中共奉行一黨專政」, 被教育局的課本評審小組評為「措辭不恰當」, 出版社被要求修改。 報導出街後, 引來一些非議。 鄙人作為一個歷史愛好者, 也想藉此談談這些用詞的問題。 

「中國收回香港主權」
其實, 中方在《中英聯合聲明》裡, 一直強調是「恢復行使主權」, 為何會這樣呢? 這便涉及中英聯合談判期間, 中英雙方爭論三條條約(注: 三條條約是指《南京條約》、 《北京條約》、 《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效力的歷史。

英方最初堅持三條條約有效, 《南京條約》和《北京條約》已把港島和九龍永久割讓給英國, 而新界則是根據《界址專條》租給英國。 因此, 英方最初是期望中方能夠繼續將新界租給英國。

然而, 中方則不承認所有不平等條約, 整個香港主權沒有喪失, 只是被英方霸占, 中方必會在一九九七年收回香港, 「主權問題不容討論」。 最後, 英方接受了中方的建議, 香港在回歸後採用「一國兩制」, 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 然後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 至於在香港的主權問題上, 中英雙方則是各自表述。

由於中方堅持是「恢復行使主權」, 所以第一句表述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明: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定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 至於英方, 則繼續堅持「主權移交」, 所以第二句英方聲明的表述是: 「聯合王國政府聲明: 聯合王國政府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將香港交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

因此, 歷史書若寫成了「收回香港主權」, 便蘊含着承認三條條約的意味。 作為歷史教科書的撰寫人, 不但應該搞清楚這些歷史用詞的背後意涵, 甚至應該在書中談及當年的「三條條約有效論」的爭議, 以及解釋「恢復行使主權」、 「主權移交」、 「收回香港主權」這些用詞背後所蘊含的歷史意味。 

「中共奉行一黨專政」
「一黨專政」一詞, 背後其實蘊含着一種意識形態, 亦有着批判意味。 純粹的客觀事實則是, 中國《憲法》內用上「專政」一詞的地方, 在第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 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這裡所提到的「人民民主專政」, 即是馬列主義所提倡的無產階級專政。 至於近日修憲之後, 新增的那句「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 則是馬列主義所提出的先鋒黨概念。

作為一個歷史書撰寫人, 他可以不認同馬列主義, 他可以不認同先鋒黨概念, 他也可以不認同無產階級專政, 但你不能跳開整個理論論證的程序, 把人家的「人民民主專政」, 直接叫作「一黨專政」。 不要跟我說, 向學生解釋什麼叫「人民民主專政」、 先鋒黨很複雜, 作為歷史老師, 他們其實是有責任解釋這些用語, 這些用語背後的意識形態, 甚至提出正反雙方的意見。

若一本歷史教科書, 直接跳開論證, 向學生灌輸中國奉行「一黨專政」難道又不是另一種方式的洗腦嘛? 當然, 若作者硬要陳述中國的政治體制, 又不想解釋「人民民主專政」背後的一大堆意識形態爭論, 他可以用相對中性的政治術語: 一黨制, 並介紹學界在「一黨制」定義上的各種不同看法。 

「香港位於中國南方」
比較詫異的是, 為何有人覺得「香港位於中國南方」這句話有問題。 其實, 這句話便是典型的「歧義句構」(amphibology)。 所謂「歧義句構」, 是指一句句子因為其文法結構存在歧義, 使句子出現多於一種的解法。 「南方」一詞, 既可泛指中國的南部地區, 也可以指該地在方位上, 位於中國的南方。

因此, 「香港位於中國南方」, 便可以指香港位於中國南部, 也可以指香港位於中國的正南方, 如同澳洲、 南極一樣。 問題的關鍵是, 作者這話的原本意思, 究竟是否想講「香港位於中國南部」? 如是的話, 你用把「南方」改為「南部」便可以了, 更準確的寫法, 是「香港位於中國東南部」。 這麼簡單的問題, 請問又有什麼好詫異呢? 

  • 陳凱文, 《香港投資日報》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