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清明上河記:京城三俠.七》

前文:


 

黑炭頭、那大漢和蕭塔不煙本是插翼難飛,但他們先躲在一旁,見巡尉略為走遠,即走入「溝渠」之內。東京汴梁設有排水溝渠,貫通全城。地底的溝渠既深且廣,亡命之徒多躲在渠裡,自名為「無憂洞」,幾百年來,渠內的人漸多,又稱之為「鬼樊樓」。

原來那大漢早有安排,給了「無憂洞」的大小幫派不少好處,向他們借道遁走。三人走入「無憂洞」,便輕輕巧巧的避過眾人之耳目,逃到「外城」一隱蔽處,與十八名侍衛會合,即喬裝成一隊商旅,拉了三輛「太平車」,車裡裝滿了貨物,內藏兵刃,好不容易的便離開了京城。

出城後,已再無追兵,黑炭頭知他們要回遼國,便問道:「你們向北走麼?」

那大漢搖頭笑道:「先向南走,再折返北方。」

黑炭頭微微一怔,奇道:「你們還要到南方做什麼?」一轉念,即有所悟,道:「啊!只怕敵人可能已伏兵於北,先向南走一會也對!」他想二人既是契丹人,敵人如要伏擊他們,定會在往北的各大小通道上等他們,因此南方相較安全。

那大漢暗讚他聰明,點頭道:「你也向南方走嗎?你家鄉在那裡?」

黑炭頭笑道:「我家在相州湯陰,但去什麼地方也不打緊,現下無論如何,反正也要先向南走。」那大漢與蕭塔不煙即哈哈大笑起來。

黑炭頭又問道:「你們趕著回家嗎?」

那大漢止住了笑聲,嘆道:「倒不知這個家,能否保得住。」

蕭塔不煙嫣然一笑,道:「只要有耶律大哥在,女真人最終亦討不過去。」

那姓耶律的大漢天性豪邁,聽蕭塔不煙出言安慰,便即笑道:「我們但盡人事,各憑天命。」過了一會,又道:「小兄弟,咱們在京城這麼一鬧,官兵未必這麼輕易便放過我們。這一帶,恐怕也要等最少十天半月才會回復平靜。咱們反正未能立刻回家,何不同到南方一遊?」

黑炭頭笑道:「如此甚好!」三人隨即一路往南走,漸行漸遠。

三人離開東京汴梁後,果真結伴同行,在江南一帶遊山玩水。那姓耶律的大漢見識廣博,一路上與黑炭頭無所不談,還傳授了他不少武功和兵法心得。二人意氣相投,最終還結成異姓兄弟。過了月餘,三人才分道揚鑣。

那姓耶律的大漢回到大遼後,不久便遭逢大變,女真人鐵騎再大舉攻來。

原來當世遼國皇帝昏庸無能,麾下兵力亦遠不如前。只兩年間,遼國便兵敗如山倒。未幾,大宋見遼國給女真人打至一蹶不振,果真出兵北伐,想討這個現成便宜。不料,全仗那姓耶律的大漢當機立斷,結集殘兵,最終大敗大宋兵馬。但大遼國勢已衰,縱有此等大英雄在,亦是「迴天乏術」。過了幾年,那姓耶律的大漢見敗局已成,遼國氣數已盡,最終定會為女真人所滅;又素知遼主剛愎自用,深恐受他猜忌,便即率領二百鐵騎出走。眾將士一路往西走,越走越遠,終於在草原之西,建立了一片新天地。

黑炭頭回到家鄉後,卻與家人渡過了幾年平淡的日子。

可是,其時大宋不遵守與契丹人的「澶淵之盟」,背信棄義,妄想乘人之危,反過來與女真人勾結,卻原來是與虎謀皮,更自暴其短,教女真人看清大宋之虛實。女真人滅了大遼之後,不久便揮兵南侵。黑炭頭有感大宋正值存亡之秋,便即去投軍,一心要報效朝廷。十餘年間,曾率領兵馬大戰女真人,不下數百次,所向披靡,為大宋立下不少汗馬功勞。世人只道他的武功及兵法,皆學自兩位授業恩師,且與少林派淵源甚深,殊不知他少年時曾有此奇遇,也從那姓耶律的大漢身上,得到了不少教益。

《京城三俠》完。

那姓耶律的大漢及黑炭頭到底是誰,眾說紛云,閱遍史藉,亦作不得準。對於兩人的事蹟,請參閱余孚的長篇歷史小說《破軍劍》,或可看到一些端倪。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