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政壇無間道》

戴耀廷在台灣的一番「港獨」言論,雖然在坊間不甚「炒」得起,但也算是吸引眼球,更開始引起大家討論港府是否應該嘗試用「煽動罪」檢控「港獨」和應否盡快為「二十三條」立法等議題。

戴耀廷大談「港獨」,更突顯港府有急切性為「二十三條」立法,客觀效果上,反而使港府和建制派再談「二十三條」立法而無可厚非。換句說話,即戴耀廷的行徑對建制派和港府有利。

 

戴耀廷居然勸戒林鄭?

戴氏大談「港獨」並不出奇,教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在 Facebook 這樣說:「前車可鑑,林鄭月娥從曾蔭權身上應可以看到,若在這幾年她未能完成北京交下來的硬任務,她可能會由尊貴之身淪落為階下囚。」

怎樣看,也不似是政敵搞對抗,更似是苦口婆心的警告林鄭。如果不想林鄭立法,理應動之以理,甚至大談立法的壞處和風險,何必反過來威脅她,強調「不立法」可能對她不利呢?

更有人認為,難道戴耀廷已「投共」?還是他原本一直都是「無間道」?真相如何,我們當然無法猜得透,但有關「臥底」或「雙面諜」的話題,筆者卻想起一套去年上映、由湯告魯斯主演的美國電影《American Made》。

 

《American Made》裡的「雙面諜」

故事是真人真事改篇,講述天才機師兼走私犯巴利薛爾(Barry Seal)傳奇的一生。主角本來是一個收入穩定的飛機師,卻因走私未完稅貨品給 CIA 拿着痛腳。CIA 招攬他為美國政府服務,每周以飛機潛入哥倫比亞,低飛偷拍,搜集機密資料。不料,主角有一次卻被當地的毒梟擒住。原來對方早知主角每周都來偷拍,見他有高超的飛行技術,又熟門路,竟提議主角來偷拍之後,順道替他們運送毒品到美國。

主角找到一個當地荒廢已久而不合規的機場起飛,避過了正常受監控的航道,每次回程進入美國本土,於降落機場前,低飛把毒品丟下,再由毒梟派人到美國接應,逐一把毒品執回。這樣便成功避過機場海關的審查,把毒品送入美國境內。

主角的「雙面諜」生財模式,越做越大,居然還成立了機隊。由於主角暴發,賺到的錢太多,惹起 FBI 和 CIA 的注意,很快便给人拆穿了。

美國政府再次威脅主角,要他在運毒前,先把槍械送給惡勢力,藉提供武器引發當地內亂。怎料對方就算有武器在手,也無意搗亂搞事,反而替主角安排,把槍械運到第三方,再反過來賺取金錢和得到更多毒品。「雙面諜」遊戲越玩越大。

 

 

 

左右逢源,各自解讀

如果說戴耀廷是臥底,那當初為何他要搞「佔中」?又為何再弄一個什麼「雷動行動」,什麼「風雲計劃」出來?

所以,再具體把《American Made》的故事套進去,若說是一個貪名好利、有一點小聰明的小人物,本來想伺機藉「佔中」出名,卻被捲入了政治旋禍。本來一直是幫其中一方的,後來又被逼替對家辦事,左右逢源,這樣說更是處處合乎節拍。

退一步來說,其實大談「港獨」,一方面可給政府提出「二十三條」的口實,另一方面,反對派亦可藉擔心「學術自由」被打擊為由,反對「二十三條」。一個議題,各自表述,其實雙方也有得着。如果說是「雙面諜」慣常的「一雞兩吃」,就更加合情合理了。

 

這只是一個對「臥底」和「雙面諜」的學術研究

筆者必須說明,以上不過是一個合情合理的推論和學術研究,絕不是任何指控。我們亦不知道、亦沒有具體證據證明戴耀廷是「臥底」或「雙面諜」;一切也是普通小市民以公開資料作出的一些假設和推測而已。

在香港,我們有「學術自由」,當然可以按自己想法作出假設、推測、討論和研究。這類「學術研究」,連戴教授也不得不支持。

 

《無間道》狂想曲

一談起「臥底」,筆者自然會聯想起一套香港經典電影《無間道》。忽發奇想,如果翻拍這套經典電影,應該找什麼人擔任主角呢?

霎時間,腦海裡泛起一個有趣的畫面:

 

  • 戴耀廷拿着槍說:「對唔住,我係警察。」,像梁朝偉毀了容,還胖了五十磅。
  • 「邊個知呀?」一臉冷笑,說話的人並不是劉德華,卻竟然是林鄭!



 

須講清楚,說明白,以上不過是《無間道》狂想曲,並非想證明什麼。畢竟,政治人物皆需要為社會而整合利益,作出政治妥協,更難免會遊走於矛盾之間。作為小市民,我們又怎知道那麼多?

我什麼也不知道,卻只記得於八十年代,戴耀廷曾是匯點學生組的組員。

 

  • 寒柏, 從事金融, 自由撰稿, 醉心武俠小說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