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影武者與捉刀人》

最近世界頂級話題,莫過於亞美利堅大統領特朗普和北朝鮮掌門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會面。美國和北朝鮮,這對意識形態各走兩極的一對活寶,互掐脖子幾達七十年。這兩個混世魔星相撞,會有什麼火花,自然是全球所有口痕友花生友的目標。由會議場地、站位前後、握手姿勢、容顏氣色,皆眾口粥粥,指指點點。

其中一樣,便是金正恩的身高。有好事者留意到,金正恩比平常高了不少。因為特朗普本人高一米九十,對比亞洲人來說,天生有著居高臨下的優勢。然而今次特朗普和金正恩二人並排,卻不覺得差異太多。於是有人從金正恩以往和別的國家領導人合照比較,推算出其人身高約為一米六八。因此傳媒認為金正恩穿了高跟鞋,身高暴增七 cm,好在「瘋老頭」面前不太矮小,以免墮了威風。

接著有人借題發揮,說金正恩表面自信爆棚,實則懦弱自卑,要靠身高來挽回自信;更用俄羅斯總統普京(身高一米七零)來比較,指普京是真正的「地上最強男人」,龍行虎步,毋須著高跟鞋云云。電影《審死官》裡面有句名言:「男人身材高有什麼用?最重要的是志氣高。」

縱觀歷史,所謂「小小的巨人」大有人在:拿破崙、鄧小平、邱吉爾、亞歷山大大帝…… 全部都身高不滿六英尺。金正恩曾留學海外,熟知史事,豈不明白這個道理?

然而,黎民百姓中,外貌協會的會員佔大多數;因此要在鏡頭前取得威勢,一些門面功夫,始終是要做的。

舉個例子,在《世說新語.容止篇》記載:

魏武(曹操)將見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遠國,使崔季珪(崔琰)代,帝自捉刀立床頭。既畢,令間諜問曰:「魏王何如?」

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頭捉刀人,此乃英雄也。」

魏武聞之,追殺此使。

事情是,匈奴派使者朝見曹操。曹操覺得自己樣衰,鎮不住匈奴使者,於是直接找當時官場上有名的美男子崔琰上場,自己站在床邊持刀扮成護衛。事後匈奴使者說「曹操」雖然靚仔,但「床頭捉刀人」先係真正的英雄人物。

表面上這是一宗趣聞,但實則上卻是千古懸案。當曹操知道匈奴使者看穿自己身份、讚自己是英雄之後,為何不是賜予獎賞,而是派人追殺?究竟是什麼原因?

後世讀書人看不起曹操,就說他這麼做是因為自卑,又怕被匈奴看穿,才殺人滅口。不過這有點不合常理。所以另外有學者認為,魔鬼在細節中,關鍵在於「崔琰」和「令間諜問曰」。

以常理推之,你來我漢朝覲見我大漢丞相,我豈會主動派人問你我生得靚唔靚仔?這樣厚臉皮的事,正常人怎麼會做?更何況史料記載的是「令間諜問曰」—— 讓隱藏在匈奴一方的間諜刺探使者對漢朝宰相的見解。這樣做就正常多了。

另外,三國時代有不少美男子,和曹操同期的除了崔琰外,程昱、荀彧都是大帥哥,何解要找「崔琰」?

《三國志》說崔琰「聲姿高暢,眉目疏朗,鬚長四尺,甚有威重」。外交場合,第一印象很重要,要鎮攝這些蠻夷,難道讓小白臉去?曹操揀崔琰,是因為崔琰是個武術高手。

「少樸訥,好擊劍,尚武事」,黃巾作反,天下大亂,「寇盜充斥,四道不通」的時候,他一人一劍,「周旋青、徐、兖、豫之郊,東下壽春,南望江、湖。自去家四年乃歸」。這根本就是仗劍行走江湖的武林中人嘛。

接見一個匈奴使者,不單要用個武林高手做影武者,還要自己親身操刀上場。很明顯曹操是預防匈奴以遣使為名,行刺為實。

這樣兩邊一湊後,事情就水落石出了。匈奴遣使,焉知其來者不善?於是找來武林高手,早作預防。之於事後追殺匈奴使者,極有可能是因為查問的過程中露了馬腳,曹操為了隱藏間諜身份,不得已殺人滅口。

讓時間返回現代 —— 金正恩剎那間增高七 cm,可能並不是什麼北韓科學增高丸,什麼神奇增高鞋墊,而是那個人壓根兒不是金正恩,而是他的影武者(替身)!

余某人並非譁眾取寵、胡說八道。政治人物使用影武者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越南國父胡志明,他有位替身名叫胡集璋,是台灣客家人;台灣總統蔣介石,有御用替身,名叫何雲。其形態神情,維肖維妙,據說連蔣妻宋美齡也分不清。

日本九十年代有部漫畫,名《神秘調查班》,是以調查都市傳說為題材的作品。當中有提及到,本來是強硬派的戈爾巴喬夫,在一九八四年出訪英國後,其政治取向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接手國家後,主動改革開放,自由民主,替西方輕輕鬆鬆瓦解了蘇聯。《神》製作組將戈氏出訪前後的照片比較,發現他頭上招牌胎記的花紋前後不同!因此他們推論「戈爾巴喬夫被人調包了」的都市傳說極有可能是真的。

金正恩作為「最強八十後」,當然也有可能如筆者般看過這部漫畫,對此觸目驚心。和「瘋老頭」單獨在房間裡會面,分分鐘被人「溶」了都冇人知。派個影武者來赴會,自無不可。說不定先前被新加坡政府驅趕的那個 A 貨金正恩,才是正牌的「捉刀人」呢!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