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土地大辯論的原則》

新一期居屋及白表居屋第二市場計劃截止申請, 房屋委員會客務中心累計收到約 16.6 萬份居屋申請表, 超額逾三十六倍, 另收到約 3.9 萬份白居二申請表。 大批無殼蝸牛為求上車, 在截表關門前一刻狂奔, 衝到位於樂富的房委會客務中心交表。 與去年比較, 今年市民接受傳媒訪問時均發出更響亮的聲音斥責政府壓抑樓價不力, 大眾忍耐高樓價的耐性明顯降低。 政府的土地供應專責委員會的覓地建議方案亦已準備出爐, 市民在抱怨高樓價的同時, 應問清楚自己願意犧牲甚麼去發展更多土地? 大家願不願意冒更大的風險去進行變革?

今期居屋爭崩頭, 不能否認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三個屋苑地點都十分優越。 啟德啟朗苑、 長沙灣凱樂苑都是市區盤, 東涌裕泰苑雖是偏遠地區, 但都是地鐵沿線, 未來港珠澳大橋落成開通後, 會成為往返內地的中心點, 對部份人士來講仍具吸引力。 撇開地點, 現在一屋難求的情況著實困擾一眾中產市民, 更何況是居住質素不錯的上車盤。 大家都眼見強大的剛性需求。

可是, 社會各界是否已就樓宇的增建, 準備犧牲部份個人利益? 大部份香港人都會同意政府加強壓抑樓價, 但當問題轉化成「政府應否加快覓地起樓? 」, 不少人就會對不少覓地選項有所保留。 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 各人有自己的喜惡優次, 有些人喜歡行山, 有些人喜歡潛水, 有些人只愛賺錢… 但無論如何, 從居屋申請超額的情況看來, 社會上大多數人都有共識: 加快覓地, 讓市民安居, 緩和樓價。

未來所謂的土地大辯論, 有幾個原則必須抱持: 

  1. 必須尊重各群體的選擇, 不應分化社會, 挑撥利益群體各自爭鬥。
  2. 建議及反建議應切實可行, 盡量避免造成不可修補的決定, 或提出口號式的反對。
  3. 尊重私有產權。
  4. 每個環節, 整個社會都需要付出, 而非針對一至兩個特定群組「開刀」。
  5. 在充分討論後, 政府應檢討或改變一些沿用多年的社會政策, 例如居屋定價與市價掛勾、 綠白表六四比、 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配額等等。 

社會大眾不應只停留於「空想」政府控制樓價的狀態, 而應理性務實討論, 把「控制樓價」化成具體選項, 在大辯論期間確切告知政府。 大家應該明白「樓」不會無端白事生出來, 從天跌下來, 建屋需要土地, 地從何來, 大家需要確切思考, 每個社會環節共同推動及付出, 才可以解決問題。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