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美朝峰會七個不尋常之處》

舉世矚目的美朝峰會 6 月 12 日在新加坡舉行,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北韓領袖金正恩歷史性會面,經過特金一對一會談三十五分鐘,以及美朝代表團的擴大會議和午餐會議,兩人在下午簽署聯合聲明,內容包括:雙方將努力建立新的朝美關係,構建朝鮮半島和平機制,特朗普承諾為北韓提供合理的安全保障,金正恩重申,承諾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

雖然會議引來世界關注,也出現許多波折,然而會議完了,卻也沒有帶來任何令人關注的新改變,彷如看了一齣期待已久的荷里活大片,看完也就沒有什麼,更沒有如金正恩提及的「世界將有重大轉變」。

但是特金會還是有許多不尋常之處,或者對美國或者對世界,有另一種啟示:

一、如果按照美國正常外交程序,這個會面根本不會出現。想想,如果是奧巴馬、克林頓、小布殊在位,這埸峰會根本不可能安排,奧巴馬團隊單純要觀察、猜測、估計北韓的用心,可能就要幾年時間,然後再謀劃美國可以接受怎樣的代價,甚至要從金正恩身邊的官員揣摩北韓對協議的底線等等,更不要説距離北韓發射導彈、核試、特朗普稱呼金正恩為「Rocket Man」還未滿一年,就出現這樣戲劇化的改變。

二、一般峰會甚少有一對一的會面時間,更何況一開始就單獨和金正恩討論?兩個國家高層會議,都避免沒有第三者在場的單對單形式,以免因為言語理解上的分歧而引起爭議。明顯地,特朗普把他營商時慣用的私下討價還價的方式,帶到國家事務中。此外,簽完文件後會見記者,特朗普大讚金正恩「人品好、很有才華、熱愛自己國家」,是一個可敬的談判者等等,強調和其它國家領導人有很好的私下關係,是特朗普上台以來的慣技,但是領導人代表的是國家,私交和公務混在一起,不就扭曲了西方世界的道德標準?

三、以往,無論是民主黨、共和黨,和西方國家以外地區談判,無不把人權問題放在重要位置,國會討論總統外訪,總有一堆人權事務交纏在一起,但特朗普卻完全不搞這套,罕見和其他領導人提及人權情況。今次面對一向被美國國內視為極權濫政的北韓,特朗普同樣對人權置若罔聞,也肯定招來攻擊。

四、美國要甚麽?北韓可付出什麽?在美國看來,若朝核問題得到和平解決,南北韓關係穩定,就算半島不能和平統一,美國亦不可能再在朝鮮半島乃至日本保持強大的軍事力量,更不能再利用核武問題插手東北亞。危機和壓力對美國有更大政治好處,和平反而會使令美國政府出現失去主導權的「政治風險」。正是這種政策思想,長久以來,美國政府對朝核問題採取了拖延和抗拒對話的態度。從北韓來看,過去一年的導彈和核試已經贏得足夠談判籌碼,多少掌握了反制的能力,往後反而需要爭取國際信任,解除制裁,所以只要不是單方面的讓步,可以說北韓什麼條件都可以談。

五、特朗普在會議中多次提及雙方工作進行得非常快,原因何在?因為北韓只需要有「雙方都讓步」的下台階,至於具體工作和往後的援助,總有討價還價的空間。至於特朗普的要求就更簡單,他根本不關心朝鮮半島對美國的長期作用,只希望透過這次峰會,讓他在歷史上留名,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和北韓領導人會面的在任總統」,甚至成功逼使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至於往後形勢有何變化,也和他無關!因此各有所得、各取所需後,會議自然能夠快速進行。

六、特朗普的私人律師,紐約前市長朱利亞尼曾在峰會前説金正恩五體投地、俯首稱臣,希望會議進行,但實情是又如何?到底是誰更希望會面能進行?明顯地,因為特朗普的「個人意願」,儘管這次會面一點也不嚴謹,特朗普的態度經常顯得非常浮躁和隨意,簽署協議期間也表現出毫不在乎,正因為特朗普和金正恩各有自己的盤算。

七、中國為何最早發聲明?甚至在協議公布前?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美朝峰會的早上,就已經發表聲明,表示兩國領導人對話創造新的歷史,中方歡迎和支持,同時也要建立起半島的和平機制,解決半島問題要實現非核化,而且是全面的非核化,北韓方面得到合理的安全關切。從聲明看來,似乎中方早已知道協議內容,甚至是在中國的安排當中,充分表明中國在半島問題的獨特和重要作用會延續下去。所以歐美評論立即攻擊特朗普,認為美國宣佈暫停與韓國的聯合軍演,甚至表示希望從韓國撒走美國軍隊,減少對這個區域的影響,是「幫了中國一大忙」。

除中國、北韓和特朗普外,新加坡或許是美朝峰會的另一個受益者。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稱,舉辦美朝峰會的開支達二千萬新加坡元。如果再加上投入的警力和軍力,新加坡的實際開支肯定遠超此數,但從中得益卻也不少。按照美方的說法,選擇新加坡作為會議地點,是因為新加坡是獨立而又安全的地區。自從汪辜會談和習馬會在新加坡舉行後,美朝峰會可以說把新加坡的國際地位再推上一步,和瑞士平起平坐。事實上,要找到合適地點舉辦峰會並不容易,因為雙方必須就符合各自要求的場所達成一致,並且在政治和外交方面都可以接受;而新加坡是少數與雙方有外交關係的國家之一。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