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土地大辯論,中產心聲不要忽略》

政府的「土地大辯論」被社會部份人形容為「無料到」。於是政府陸陸逐逐放風,展示自己在房屋政策上想法多多,最新的既有空置稅、組合屋,又有消息傳出政府研究在港鐵的小蠔灣車廠上蓋興建公營房屋。有指車廠合計可提供 14,000 個單位,可容納 37,800 人,已等於半年公營房屋單位供應的指標。過去,港鐵車站上蓋只用作興建私人樓宇,故消息一出即觸動發展商神經,而政黨及基層住屋關注團體就普遍認同此新建議。公屋供不應求是事實,但被視為社會穩定主軸的中產市民的看法卻不能忽略。

政府於去年底公佈的《長遠房屋策略》,推算在 2018/19 至 2027/28 年度的十年間,房屋供應目標為 460,000 個,當中 280,000 個即約六成為公營房屋;但在缺地的現實中,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指出,未來五年公營房屋預計建屋量約為 100,000 個,即平均每年 20,000 個。公營房屋供應大落後是不爭事實,數字上的短缺的確較私營房屋還嚴重,公營房屋的供應進度只達到《長策》建議的 71%,仍缺約三分之一。

供應不足,需求卻與日俱增。首次獲編配公屋的輪候時間「入五」,一般申請者需苦候平均 5.1 年,創 2000 年以來新高,輪候冊最新有 27.23 萬宗申請等上樓。公屋聯會估計,至今年年底,一般家庭平均輪候時間更可能升至 5.5 年或以上,料短期內升勢持續。

政府作為港鐵公司的大股東,亦擁有有關土地的物業發展權,若收回作公營房屋發展,當然可顯示政府解決公營房屋短缺問題的決心。

數字上十分嚇人,但只聚焦基層市民的房屋需求,是否「只見樹木而不見森林」?首先,大家也同意一個關愛的社會首重關顧基層需要。現時在香港生活得最苦的,是那批未有機會入住公屋而要在私人市場捱貴租的基層市民。為了他們盡快脫離苦境,社會為他們投入更多資源,無可厚非。

但只從增加公屋供應著手,是否一定幫到有需要的人?房委會去年底完成的公屋申請者的統計調查顯示,於「配額及計分制」下的單身公屋申請中,三十歲以下、具專上或以上教育程度者,佔總數 73%;同時 61% 新登記申請是以學生為身份申請;亦有人申請公屋的目的是借此優先買居屋,原因是現時房委會在賣居屋時,有較大的配額供綠表申請的公屋住戶抽籤,命中率比居於私人樓宇、白表申請的人高。這幫人當中,有不少人畢業後投身職場並已經超出入息上限,使公屋輪候人數成疑。政府最應著手的是,從計分制方面開始改革,協助有需要人士上樓,而非盲目增加供應。

在政策理性上,「房屋階梯」應該具有鼓勵市民向上流動的因素。如果中產市民每月拿出月薪一半,辛辛苦苦供一層二百多呎的「劏房盤」,樓望樓之餘,更可能住到新界大西北,卻見政府把臨海、交通方便的地點來興建公屋,會否打擊年輕人上進之心?會否造成另一種的「不公平」?

除非港府全面行新加坡「組屋」制度,資助每名公民上樓,公私營市場完全分割,否則上述分析值得當局再思考。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