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愛因斯坦也玩種族歧視?迷上中國女性是真相?》

《愛因斯坦的遠東旅行日記》剛出版不久,記錄了愛恩斯坦於 1922 年 10 月至 1923 年 3 月期間,偕妻自西班牙出發前往中東、到巴勒斯坦、斯里蘭卡、香港、新加坡、中國與日本等國家遊歷。遊記中爆出歧視華人的言論,與他後來主張的人道立場和反對種族歧視之觀點大相逕庭。筆者尚未讀過這本書,對相關報道則有以下幾點想法:

愛因斯坦於上世紀三十年代提倡的人道主義立場,特別是反對種族歧視的主張,在客觀效果上,只針對了美國境內歧視黑人的情況,這才是愛因斯坦批評的所謂「白人病」。原理上,「反對歧視黑人」亦可歧視其他種族的人。

三十年代,德國的納粹主義盛行,其時,愛因斯坦早已到美國了。如果他留在德國,肯定會被逼害。因此,他後來反對種族歧視的悲憫之心,並非完全為了黑人著想,當中也是為了正被逼害的猶太族發聲,主要還是反對德國納粹黨逼害猶太人而已。

縱然是才智高超之士,甚至乎是一名反對種族歧視的知名人物,也一樣會對其他種族的人有歧視的心態。人性本如此,反歧視和走向世界大同的路,根本極難行。所謂見賢思齊,見不賢則內自省,其實亦不必批評愛因斯坦,反之,自我檢討和反思才是最重要。

出版編輯認為,這不過是愛因斯坦的遊記,他根本從沒打算出版,在毫無防範下被公開遊記,展視了他矛盾的一面,使他更人性化云云。其一、編輯把作者不打算出版的遊記公開,在道德上有點卑鄙,還要裝作假道學,說什麼展示作者不為人知的一面等廢話,更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其二、編輯的一段解說,正好反映了一個現實:美國人從來都是骨子裡種族歧視,卻口口聲聲說什麼普世價值,這都不過是虛偽的表現。

於二十年代,中國在軍閥割據下,局部地區的經濟急速發展,不似是愛因斯坦說得這麼不堪。當然,自甲午戰爭後,還經歷了橡膠泡沫,清朝倒下,中國經濟整體還是走下坡,貧富縣殊問題十分嚴重,一般基層的生活質素較差,絕不是什麼出奇之事。當時經濟破產,一窮三白,文化自然破敗,無可奈何之下,當然會給人家鄙視。

就算愛因斯坦戴有色眼鏡看中國人,亦知我們十分勤力,甚至乎說我們的祖先如機器人一般。當然,聰明如愛因斯坦,受到當時的局限,亦不會知道,這班勤力如牛的「機器人」之後代,在不足一百年之內,會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

男人遊歷,又豈會不談女人?傳媒節錄了兩段。其一、愛因斯坦說「日本女性看起來華麗而迷惑,黑眼、黑髮、匆匆忙忙」。其二、他說「中國男人和女人之間沒有明顯差異,不懂中國女性有什麼致命的吸引力,足以令男人如痴如狂」。如分析這兩段,先要想清楚,愛因斯坦寫的是「旅行日記」,亦即「遊記」,不能算是「日記」。寫「遊記」來做什麼呢?當然是要跟妻子分享。因此,日本女人「華麗而迷惑」肯定是反話,這或許是太太的想法。重點是,從盤古開天闢地至今,老婆認為漂亮的女性,肯定都是醜女。反而,她們批評的女子,大多數會是美女。以這一個「鐵律」來看,估計愛因斯坦雖然帶著太太一同來到中國,卻應該有點管不住自己,亦不排除他曾失蹤了幾天,使太太對中國女性十分猜忌。否則,愛因斯坦又何必硬要說中國人「男女難分」?又為何說自己「不懂得中國女性有什麼致命的吸引力,足以令男人如痴如狂」?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總的來說,愛因斯坦反對種族歧視,不過是反對人家逼害黑人和猶太人而已,不代表他不歧視華人。此外,美國人掛在口邊的反歧視,從來都是虛偽造作。其實大家對愛因斯坦歧視中國,亦不必太過放在心上,一窮三白的年代,又怎能奢求人家尊重你呢?反之要謹記「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們一定要教育下一代,將來不要歧視美國人。最後,愛因斯坦的妻子,肯定是《遠東旅行日記》的第一個讀者,由此推斷,愛因斯坦在中國應該玩樂得很開心,甚至乎迷上了中國女性,流連忘返。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