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梁天琦判囚比六七重?》

日前,梁天琦、黃家駒和盧建民暴動罪成,分別被判囚六年、三年半和七年。有報導隨即引用六七年嚴德偉(譯音)只是被判兩年,強調梁天琦等人的判刑,比六七暴動時更重。不諱言的說,兩單案件其實難以比擬,部份媒體根本是無視案情和法律細節,實在不得不撰文批判。

首先,現行的《公安條例》暴動罪,是天星小輪加價暴動和六七暴動之後的產物。在此之前,港英應付公安事態的法律,分散在《維持治安條例》、《簡易程序治罪條例》、1948 年舊《公安條例》及普通法之中。報章提到的嚴德偉,照理論是以普通法中的暴動罪(Riot at common law)論處。

其次,即使根據該份報導的資料,當時嚴德偉是在被捕後三日在裁判司署被判罪成,相信是警方在逮捕對方四十八小時後,立即連同足夠證據將疑犯提交裁判法院提起公訴。

另外,案件由最初級的裁判司署(注:即回歸後的裁判法院)審理,審判單一案件的最高刑罰是監禁二年,兩罪或以上的控罪,最高刑罰才是三年。因此,當時裁判司署是判被告兩年,因為這是它所能判的最高刑罰。

相反,梁天琦等人是在高等法院,即回歸前的最高法院審理。跟裁判法院不同,高等法院設有配審團,而且要達致大比數裁決,才能判罪名成立。因此,梁天琦其中一條暴動罪,便是在未達大比數裁決下不成立。另外,高院可判處條文中規定的最高刑罰,現行暴動罪的最高刑罰是判監十年,今次法院判罰最高的一個也只有七年。這樣一比較的話,六七那單案,裁判法院判了它所能判的最高刑罰,判罰其實更重。

第三,梁天琦和盧建民在今次案件中,則明顯是不認罪。眾所周知,認罪可成為法院判決的求情理由,法院亦會因為對方認罪而減刑,所以次被告黃家駒在認罪的情況之下,判刑便是三年半,明顯比梁、盧二人為低。可以說,梁、盧二人明明「斷正」依舊不認罪,法院才要判出具阻嚇性刑罰。部份媒體不提梁天琦和盧建民不認罪,卻明時暗示法院判罪過重,實在有失公允。

說到這裡,一定會有人質疑案件為何不交由較低級的法院審理,而是要交由高等法院審理。其實,律政司須按照《刑事檢控政策指引》,按照案情的嚴重性,以及法律程序對公眾的重要性,選定在哪級法庭展開審訊。一般而言,裁判法院負責處理案情較輕的案件,高等法院則審理案情較嚴重的案件。

另有一點大家不要忘記,律政司本來是視梁天琦和黃台仰為騷亂的主要疑犯,因而起訴他們煽惑暴動罪。很明顯,煽惑暴動罪的案情嚴重性,比普通的暴動罪更嚴重,自然需要找更高級、罪成門檻亦較高,若判罪成判罰亦較重的高等法院審理。雖說梁天琦煽惑暴動罪不成立,但是大家也不能因此質疑,律政司為何要找高院審理案件吧?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