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判刑之後,回看六年前本土萌芽》

 

2016 年農曆年旺角騷亂事件,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以及涉案的盧建民、黃家駒被裁定暴動罪成,分別被判入獄六年、七年及三年半。這是暴動案至今判刑最重的一宗。六年、七年,就算旁觀者說甚麼七除八扣假期所以沒有那麼長,但廿多三十歲的年輕人就此斷送幾年人生,過著無自由的生活。六年後,會發生甚麼事,沒有人預料得到。

但不妨回想六年前,由 2012 年起,發生過甚麼事?我們不少人還記得,那是香港一個政治社運圈的轉捩點。

若說 1989 年六四產生了大中華情意結,捧起民主黨和泛民主派,說 1997 年主權移交前後帶起移民潮,中產和專業人士逃難,說 2003 年廿三條、沙士、倒董高峰,捧起公民黨,說 2008 年起高鐵拆天星皇后碼頭等,使左翼抬頭,社民連打開激進光譜,那麼,2012 年肯定是本土、年輕而更激進派的萌芽年。

當年,由名店 D&G 禁止香港人攝影風波起,引起強烈反彈,正式掀起本土對外地、香港對中國討論;然後,政府計劃在中小學推行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而國民教育中心出版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引發社會廣泛的爭議,造成國教事件,捧起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大量市民日夜參與示威活動,到最後左翼(或本土派口中的左膠)現形,由小組討論中撤退。這令不少群眾不滿,為部份本土派人腳定下基礎。

及後,本土和行動,慢慢劃上等號:從抗議雙非孕婦來香港產子、「反蝗」反走私水貨客踢喼、光復上水站,風氣越演越烈,到自駕遊風波、新界東北發展區諮詢等拉鋸,都是充滿著本土派的戰場,而這群人,部份亦成為後來所謂港獨派的雛型。

2012 年當時人民力量的黃毓民和陳偉業發起反對議員議席出缺安排條例草案的拉布戰,波瀾壯闊;而在 9 月 9 日立法會選舉,在國教事件前後出現,令本土、激進議題炒得更熱。

然而,這六年來,多少人都熬過了多次選舉;2014 年的雨傘革命,舖排了本土民主前線等年輕、激進組織;在 2015、2016 年農曆年保護小販,遭執法部門搞事,平安的掃街小吃時節成了警民衝突。在《公安條例》下,愛香港的年輕人判得比殺香港人的施君龍重。

雖說結果早已預料,但正如蝙蝠俠所說,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而被判了六年刑期的梁天琦下了注腳:「黎明前的黑暗,係至撚黑暗」,然而,誰又能斷言,黑暗過會是晨曦?多少年輕人,六年後還能見到屬於香港人的本土香港?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