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漫談林鄭的施政理念》

還有不足一個月,特首林鄭月娥便已上任滿一年。儘管港府施政,依然是乏善足陳,但林鄭的主要政績,在於其「大和解」路線之確立,並且正式「洗底」,已鮮有人說她是「CY 2.0」。特別是在泛民議員「狙擊」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僭建醜聞之際,林鄭只拋出一句「到此為止」,泛民議員竟然乖乖的聽話收口,足見政府與泛民的所謂「撕裂」關係,已完全修補過來。

近一年以來,到底林鄭的施政理念和方針是什麼呢?

公務員體制穩定壓倒一切

討論林鄭的施政理念之前,大家不妨先去想一想一個概念性問題。如果一個領袖的思路清晰、大方向正確,但執行機構無法配合,沒有把其理念落實;失敗的時候,到底誰應該負上最大的責任?相信作為一個在執行機關工作近三十年的人來說,出問題的肯定是該名領袖。那領袖無視執行機關的局限,正如要求一輛汽車要過河一樣,縱使終點就在彼岸,那名領袖肯定是錯。

對一個汽車工程師來說,車輛過河時肯定會「死火」,那名硬要過河的領袖,簡直就是「白痴」。工程師從不會在另外一個角度想。例如,車輛能否改裝成水陸兩用?大家可否改乘船?是否應該先找人試探水深?或先下車涉水而過行不行?工程師可有責任提點領袖?有沒有一起想新辦法?

林鄭作為公務員之首,熟悉政府架構及運作,亦沒有推行任何體制及行政改革,政府的作風仍是蕭規曹循,凡事求穩不求變。因此,明明終點在彼岸,「工程師」會如何打算呢?情願繞道而行,死也不肯過河,更不會改變自己。

照顧本港地產商的利益

由於林鄭的施政以穩健為主,亦絕不會打亂本港權貴財閥原有的「啄食秩序」(Pecking Order),凡事有商有量。例如在發展土地的事宜上,林鄭已拖延了一年時間,遲遲未落實土地發展大計,希望營造共識,盡量滿足不同持份者的要求。政府特別顧及地產財閥的利益,似乎只聚焦探討與地產商的公私合營發展農地的可能性,卻把填海及發展郊區的選項,都編排到至少上十年後才能落實的「中長期方案」,傾斜本港地產商利益的作風,越見明顯。

與泛民大和解,撕裂到此為止

多年以來,林鄭作為公務員,一直為政府的施政與泛民討價還價,素有溝通,交情非淺。因此,林鄭可謂慣於與泛民打交道,捐出三萬大元給泛民,亦應該是出自真心。反之,建制派向來支持政府,根本不需要公務員出面安撫,林鄭與建制派的交情未必深厚。由其林鄭開開心心捐錢給泛民後,至今亦沒有再捐款給建制派,連打圓場的對白也省掉,是擺明車馬的輕視建制派中人。

律政司司長僭建醜聞一事上,林鄭只一句「到此為止」,居然可以喝停泛民。司長一上任,便輕輕放過黎智英的貪污案。觀看近一年以來政府的施政,似乎林鄭只集中處理暴力事件,對佔中及港獨表態,則可能傾向姑息。其用意,自然是把暴力事件與泛民切割開來。低調的排斥擺明車馬搞港獨的團體,但卻饒恕大部份曾經有份參與佔中和討論港獨的政客。

這種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做法,說不定還得到中央的首肯。如果港獨思潮沒有蔓延,暴力事件及大型示威沒有再發生的話,此計便算奏效。當然,真正的考驗,將會在經濟衰退之時,或在政府重推敏感政治議題的一刻,如果屆時市民的反彈力度不高,則林鄭的手段便算是成功。

故步自封和騰籠換鳥

總的來說,林鄭以公務員體系為本位,凡事求穩,攀附本地財閥,姑息養奸。筆者認為,大家不必以道德批判其施政理念。其實,世人皆自私自利,小市民又怎能奢望政府會急市民所急?如果單看香港一地,政府的保守作風,亦是無可無不可。人性本疏懶,不喜變,不想有風險,實是無可厚非。

可是,香港面對世界各地的競爭;上海、北京、廣州、深圳和新加坡等城市,已在不同範疇上遠遠拋棄香港。當香港的「工程師」仍故步自封,譏笑「當權者」明明乘著汽車卻硬要過河之際,其他地區的「工程師」早已騰籠換鳥,他們知道「當權者」要過河,有的已把汽車改裝成水陸兩用,有的改乘船,有的摸著石頭涉水而過,都紛紛到達彼岸了。就只剩下香港,明明終點在對岸,仍是議而不決,還正打算繞道而行。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