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因政治而坐牢,誰之錯?》

昨天,高等法院首輪就旺角衝突案作出裁決,前本民前發言人梁天琦被判監六年,同案被告盧健民更被判七年,其他在區院裁決的案件,被告不少都被判二至四年多不等。這次可謂這些年來最嚴重的一宗牽涉政治的案件的裁決。

坦白說,以當時旺角的混亂程度和警員受傷狀況,判得較重是一個合適的做法,但社會各界其實都應該以同理心看待這件事。所有的政治事件,以至社會衝突,都有遠因和近因。近因固然可以歸咎參與者過於衝動,魯莽地使用暴力,導致多人受傷,使市面遭破壞。不過,遠因又有幾人談過?

有些建制中人,就將矛頭指向佔中,認為佔中從一開始提倡到二零一四年的正式發動,導致香港社會步向激進,成為旺角衝突的緣起。不過,如果社會一切正常,繁榮穩定,政府施政符合民意,激進行為又是否可以萌芽?

在年初二這回事上,示威者用武力襲擊警員,在街頭焚燒雜物,擾亂秩序,肯定需要面對他們的刑事責任,判監也是無可厚非。可是假如政府一開始以較為寬大的態度處理新年期間小販擺賣的問題,又會否釀成這次衝突?政治本身的功用,應該是讓大家感到幸福,改善大家的生活,並就社會資源作公平分配,而政府在這些年間,又能否發揮這樣功用?同時,假如建制派與民主派都可以就社會議題作合理的評價,合理的跟進,知行合一,又會否令這麼多香港人對政治失望,以至參加這樣激進的行為?

我們將一切的責任推向示威者,推向跟自己立場不同的政治人物,都是很輕鬆的事,但反求諸己,檢討自身,才是更重要的事。今次這班參與者其實不少都是政治素人,對政局不滿,同時鄙視建制、泛民那些虛偽政客。假如他們不是對現實政治失望,又怎會出來參與這類抗爭?

所謂的遠因、近因,大家又是否真的想得清楚?而那些評論裁決、甚至到庭旁聽的政客們,又有否想過自己的作為有沒有令人失望,而將社會推向暴力爆發的邊緣?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