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泛民點解只為梁天琦說好話?》

日前法院宣判,三名旺角騷亂參與者暴動罪成,無論媒體還是政界中人,都不其然將焦點放在首被告梁天琦身上。由他被控、罪名成立,到一大堆人為他求情,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蔡維邦怎樣求情,再到他被判監六年,一大堆泛民跳出來抽水,毛孟靜說他夠真,羅冠聰則為其撰文,大叫「欲哭無淚」,還有一大堆人說他那麼年青,判六年判刑過重,等於毁了他的前程云云。

另一邊廂,同樣判監的另外兩位被告,則無論從被審,到被判罪成,再到正式判刑,都一律沒人理,沒人為他求情,也沒有人說什麼「欲哭無淚」。更弔詭的是,當一大堆人說梁天琦被判六年過重之時,作為第三被告的盧建民,竟然是被判七年,比梁天琦還要重一年,大家有聽到那些政客,跳出來為他求情說項喊冤乎?沒有。

事實上,在梁天琦被判監之前,已有一大堆騷亂參與者被判刑,刑期雖沒他那麼高,但是不少都是年青人,他們也一樣毁了前程。然而,泛民為他們求過什麼情?說過什麼話?有見過末代港督彭定康跳出來,說什麼《公安條例》法律用詞含糊什麼的?沒有,統統都沒有。

究其原因,是梁天琦參加過補選,他算是一個有名有姓的政界人物,於是不論媒體,還是泛民政客,都要在他判刑後抽水。媒體抽水為了吸引眼球,泛民政客抽水,則是要把案件包裝成什麼「政治檢控」,同時要貓哭老鼠一番,嘗試藉此爭取本來支持梁天琦的本土派支持者,又或者是本土派同情者,在將來的選舉轉為支持他們。

可是大家不要忘記,這單所謂旺角騷亂的起因,其實是他們不滿食環署,在新年期間照舊執法,於是便鬧起來。他們不是爭取什麼民主自由雙普選,而是要求食環在新年期間,隻眼開隻眼閉,難道要求公職人員瀆職,算是一種政治訴求乎?他們在鬧騰期間襲擊差人,並進行刑事毁壞,最終被繩之於法,這又算哪門子「政治檢控」?世上又有哪個國家,能夠任由群眾襲警和刑事毁壞的呢?

可是,他是梁天琦,他是本土派頭領,泛民從他身上吸取政治能量,才要跳出來惺惺作態。至於那位被判「開埠以來判罰最重」的盧建民,作為從犯,他判罰竟然比主事者重,七年刑期扣完假期之後,他出獄時至少三十六歲。他沒有大學學位,出獄後沒有什麼哈佛名校會讓他繼續讀上去,相信也沒有人記得他,正如這幾天他被判刑前後,基本上沒什麼人為他說過什麼一樣。

今次案件的判決,看到泛民嘔心的惺惺作態,大家現在應該明白,為何那麼多人那麼討厭政治。原因只有一個:香港這一班政客,真是太甜蜜的偽善﹗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