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掟磚的代價》

標少在 5 月 21 日寫《磚頭》一文時,預測暴動案判刑,寫了以下的說話:

  • 梁天琦六年半;盧建民六年;黃家駒三年四個月

今天判刑結果:

  • 梁天琦六年;盧建民七年;黃家駒三年半

今天特金會(台灣叫川金),我無興趣去看這兩個狂人的對談。一回到酒店接上網絡,電郵和 whatsapp 就響不停,在司法機構工作的老友 whatsapp 說我預測準確。文章留言就熱鬧了,不少人為重判而喝采。這種反應我完全明白,我就有不同的感覺。是否準確,還未有定論,因為尚有尾隨的上訴,屆時才能談準確度。我對判刑的預測,純粹以量刑的原則來判斷,所以判斷準確與否,既不喝采,也不失落。

有留意量刑趨勢的人,都應感覺到,最近這一兩年,上訴法院對社會運動涉及暴力的,判刑已越來越不寬鬆。那些罵法官判刑重的人,只是罔顧現狀、對量刑無知的怒嚎。

這些犯法的人,如果對判刑的預期與實際落差大,就只能怪責他們的律師把他們迷幻了,使他們幻想以為,美化了的暴行就可獲輕判。鹹魚就是鹹魚,加了糖只會影響口感而不會減低鈉的量,說到底也是那句:Don't do the crime if you can't do the time。

喊「以武制暴」口號的茂里,以後夠膽喊也不夠膽做了。坐完幾碌,從赤柱出冊,唔係一條好漢,而係一條社會忘記了的茂里。

在旅途上,未有時間多講。大狀 DF 私下寫給我評論陳官批評石大狀上訴陳詞選用語言一事,我也無暇回覆,歉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