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煌《中止議會亂象,要從心再出發》

二零一六年游梁連同其助理衝擊立法會會議室,二零一八年參與非法集結罪成,監禁四星期。鏡頭下,當天立法會會議室內秩序大亂。其實,平日裏的議事廳亦不平靜,拍枱、叫嚷、離席、抗議等行徑已成為香港議會常態。結果,或拉布,或暫停,或流會;無止盡地糾纏著……

《赫芬頓郵報》列出「國會打架國家一覽表」列舉各國議會亂象,包括︰土耳其、肯亞、印度、南非、尼泊爾、奈及利亞、玻利維亞、烏克蘭、喬治亞、索馬利亞、委內瑞拉、墨西哥、義大利及南韓。

鄰區台灣立法院議會暴力,也極具政治效果,早在一九九零年代便引起了廣泛的注意。就近而言,自二零零七年起,長達接近十年的時間,台灣立院會議上,藍綠委互相叫囂、彼此肢體衝撞、扔椅子、丟水球、灑水、灑紙、吃紙…… 引來各路傳媒爭相報導,有美國傳媒更以「一群混蛋互毆」為題。

以「聰明」見稱的台灣名人陳文茜曾建議,讓台灣名藝人吳宗憲出選台灣總統,因其懂得操作媒體。她說,面對媒體,吳宗憲收放自如,要狂則狂,說謙就謙;「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極具彈性策略,不會輸給任何政治人物。若與時任總統陳水扁相比較,吳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吳宗憲完全具備台灣社會認為重要的政治能力,而台灣社會認為不重要的政治能力,他也剛好不具備。

一則玩笑式的政治評論,直接切中政治亂局的要害,政治中人的質素問題,不務正業!那麼,達至良好管治的參與者應具備哪些能力?

立法會是一個莊嚴的機構。除了負責制定、修改和廢除法律之外,香港立法會還需要聽取並質詢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並審批財政司的財政預算。換言之,立法會掌握了公共財政大權。一般而言,政治與利益密切相關。商業社會,最直接利益便是金錢。簡單地說,立法會應發揮監督政府的功用,匯集稅金並用之為港人帶來更多回報,而在現有利益的分配上則應公平而公正。

相信大家皆同意,憑藉今天議員們的表演能力要實現前述宏偉的目標,是相當困難的。正如陳文茜所說的,廣大市民若需要看戲以增加政治生活樂趣的話,大可找來專業演員,來他一場。其實,納稅人付出一級藝員的身價,收看三線演員的表演,還真不合算。

對於判決,游蕙禎及其助理服法,不上訴,但游並沒有對案件行為感到愧疚;而梁頌恆及其助理則選擇上訴,不求情。他們口口聲聲為捍衛理念。確實,瀆誓風波發生至今,除了知名度外,表面上看,他們尚未獲取任何的利益。讓我們換個角度,從他們所堅守的信念出發進行思考,大家不難看到他們心中存有許多的不滿,對過去、對現狀、甚至是對未來…… 總結而言,是對在權者。

且不說游梁,如何消滅市民心中不滿,滿足其心之所願:安康、機會與富足!如何評定領導者政績,評估制度是也。然而,制度不足之處則需要人心自測。在權者們,或大權,或小權,除了意識到自己肩負的重擔,更需要擁有具前膽力的心智,有力量的引領,確確實實地實現既定目標。帶著一顆無私的心把香港大餅做大分均。難!

一切亂象源自人心。事發時,混亂中有保安暈倒,但涉案五人仍然漠視,更有人說「救咩人、死開」。年青人對他人生命不屑,亳無側隱之心,令人心寒。而判決時,游蕙禎表示對家庭感到愧疚,選擇服法結束不必要的糾纏,去除父母的擔憂。懸崖勒馬!

政治鬥爭為利益而存在。為了大家伙們更長遠的利益,還議會正常秩序,給議員安全感,讓他們安心工作,專業回歸!一切從心出發,由上至下!

  • 原載:《大公報》
  • 丁煌,執業大律師、經民聯成員、亞太聯盟總商會總法律顧問、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城市智庫成員、西九新動力專家顧問(法律)、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新經濟專責小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