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立法會甘願放棄查港鐵,豈不帶頭內地化?》

最近到深圳一日遊,發現當地又有新商場、新地標,每個都是香港商場一至兩倍大,亦不乏名店。究竟內地人來港行商場時有何感覺?會否更較香港人感到「又細又窄又迫」呢?當然筆者不會因為內地多一兩個大商場,就膚淺說香港落後了,因為香港的強項在於我們的法治、制度等軟實力,但最近的港鐵連串風波,不禁令人問我們賴以自豪的軟實力是否不知不覺在流失?

就連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都甘願放棄監察港鐵責任。議員們,請撫心自問,你們為香港競爭力做了些甚麼?

港鐵沙中線紅磡站月台鋼筋風波,港鐵的解釋日日新鮮日日新,而且內容牽強,就連酒樓茶友都大嘆「是否返左大陸」?向來自譽工程監察達世界標準的香港,竟然可以出現集體「出貓」、承判商投訴無人理、最後私了的情況,真的可大嘆「五十年未到就變了」。

最令人失望的是,作為港鐵主席的馬時亨還可以兇巴巴的指責記者,然後推說「無祈禱」。特區首長林鄭月娥又為對方開脫說「無心」。究竟港鐵是否已成為山寨王,無王管?

上星期五更荒唐的事又發生。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以二十一票贊成、二十六票反對、二票棄權,否決議員鄭松泰建議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港鐵涉嫌隱瞞沙中綫紅磡站月台擴建工程被指不合規格的事件。

立法會第一大黨民建聯召開黨團會議後,議員陳恒鑌說,將去信林鄭月娥,要求委任法官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而黨友蔣麗芸說,如果政府拒絕成立獨立委員會,才會考慮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事件。

有事發生,建制派議員個個在會上大罵港鐵,但要查呢?就交給政府查。立法會第一個舉手棄權,是一種甚麼邏輯?

同一日,立即有報道指,負責為結構層灌注混凝土的分判商中科興業,曾於去年九月中向運房局局長辦公室發電郵,要求與政府、禮頓及港鐵會面,討論紅磡站擴建工程問題,故報導質疑,政府早於去年已經知道紅磡站月台工序出現問題。運房局晚上回應時證實,曾接獲中科興業電郵。若政府知情,又作為港鐵最大股東,是否「自己查自己」?當中關係如何釐清?

當然,既然建制派打了張「好牌」,運房局局長陳帆豈會錯過,當然立即說不排除「有需要時」啟動獨立調查。

建制派議員,請問你們還記得自己監察的職責嗎?立法會對特首不查,對官員不查,如今對港鐵都不查!立法會有沒有帶頭「內地化」?撫心自問吧。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