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如何抉擇:馬來西亞為何放棄鐵路項目?》

馬哈迪再度當選成為馬來西亞總理,馬來西亞執政黨易手。因為他選前作出眾多承諾,外界普遍擔憂馬來西亞的對外政策會橫生變數。果然,馬來西亞新政府先是公布,實質國債超過了 1 萬億馬幣(約 2,500 億美元),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八成,然後,為了減少國債,馬哈迪說「會取消這些龐大的項目,我們可以一口氣減少二千億馬幣」(國債)。

因此馬哈迪已經點名要對幾個涉外合作項目重新審核,且最終決定,取消已進入招標階段的馬新高鐵,並就違約賠償問題與新加坡協商。同時間,馬來西亞正與中國重新談判總額約 140 億美元的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項目。

馬新高鐵項目籌備經歷了近十年時間,最終於 2016 年 12 月在吉隆坡簽署了共建協議。這條計劃造價為 170 億美元的高鐵線路,全長 355 公里,九成的路段在馬來西亞境內。鐵路修通後,新加坡與吉隆坡之間的通勤時間將由原來的近五個小時縮短至九十分鐘。項目於去年底開始招標,已有來自中國、日本、韓國及歐洲的六家投標者遞交了設計方案,原定於今年年底確定中標方案。

至於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項目,全線規劃總長 688 公里,可說連接起半個馬來半島,投入使用後,將把馬來半島東、西海岸及北部連接,服務四百四十萬民眾,而馬來西亞.中國關丹產業園區等重要經濟和工業區域,將直接連通東海岸的關丹港以及位於馬六甲海峽的馬來西亞第一大港巴生港,有助於馬來西亞實現成為區域物流中心的目標。

然而馬來西亞面對嚴重的債務問題,加上減稅已經成為必須完成的競選承諾,因此大型基建項目就成為馬哈迪開刀的對象。從馬哈迪看來,馬新高鐵和東海岸鐵路項目耗資巨大,連回本也非常困難,就更無法預計能帶來多少實質財政收益。加上在興建鐵路過程中,難免要牽涉收地、搬遷等敏感議題,既得利益者自然會阻撓計劃,無形中帶來許多社會爭議,產生反對聲音,連帶影響新政府的支持度。

然而,站在馬來西亞長遠發展角度,暫緩興建鐵路其實非常可惜。大部分的基建項目,如果真的要計算成本回報,相信許多都無法滿足條件,就以香港為例,由於建造鐵路費用特別高,就不可能靠鐵路收入回本,有時包括鐵路用地上蓋物業的收益也不一定能填補。然而,基建項目雖然不一定帶來豐厚的直接回報,但其潛在、間接利益卻非常龐大。

馬來西亞往後發展需要轉型提升,基建工程能夠製造即時的就業機會,長遠有助提升基層的技術能力。鐵路和道路工程完成後,更可以視為一個國家的大動脈,祇有這大動脈跳動,才能驅動人員、產物,才能帶來改變,才能打開走出困境的出路。

雖然馬來西亞的航空交通非常成熟,但對於普羅大眾來說,航空並不是理想的交通工具:往來機場和市區需時,等候時間長,再加上容易誤點,運載效率並不理想,難以作為一個可以完全倚靠的集體運輸工具。

雖然鐵路無可避免要改變一些沿線鄉郊的狀況,引起短期內的不便,但同樣地,這些變化可以帶動經濟,從而推動改革。鐵路項目對落後地區特別有利,中國高鐵線成功帶動許多邊緣城市,就是最好的的例子。對馬來西亞而言,也可以對不同地區的均衡發展、二三線城市的競爭力和生產力提升,帶來極大好處。

最重要的是,今天,馬來西亞需要改革的動力。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