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正本《新、台、港的中立地策略》

下星期在新加坡將有一個重頭國際政治戲碼,就是「特金會」。美國總統特朗普、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將會在下星期二(6 月 12 日)在新加坡舉行會談,成為歷來首次三方領導人會談。

不過說到這次峰會的大贏家,就非新加坡莫屬。這次三方會談,進一步確立了新加坡作為中立國的地位。

除了「特金會」外,不少歷史性會面都在新加坡舉行,包括 1993 年台灣與中國大陸的海協會和海基會的「汪辜會談」;在 2015 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時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亦在新加坡進行首次兩岸領導人直接對話。同時,新加坡亦有舉辦不少大型國際會議的經驗,國家安全程度也是世界前列,因此新加坡確實獲得北韓、美國的共同信任,成為這次峰會的第三方東道主。

這些歷史性會面,將使新加坡的國際形象進一步提升,成為獲得各方認可的亞洲的中立國。

現時獲得各方認可的中立國有六個,分別為:位處中亞的哥斯達黎加、巴拿馬、位處中歐的列支敦士登、瑞士、梵蒂岡和位處中亞的土庫曼。當然,新加坡參與東盟,難以成為嚴格國際定義的中立國,但其地理位置和國際政治的佈局,有利於新加坡成為各方橋樑,而將來國際政治的焦點是亞洲,此時新加坡的角色發揮將會愈來愈大。

在台灣方面,民進黨呂秀蓮就一直在推動「和平中立」公投,希望台灣可以成為一個和平中立地方,確保台灣的獨立自主。可是,中立地本身需要國際社會認可和贊同,並非一個地方或國家隨意說自己中立,就會成為中立地(國)。

過往香港在港英時代,一度被視為中立地,「汪辜會談」以前的工作會議就是在香港舉行,相傳「九二共識」就是在這時候在港形成。不過隨住香港回歸,中國政治對香港逐步介入,香港亦已失去往日政治中立地的角色,在國際政治上作用日漸失去。

新加坡除了經濟發展已趕過香港,國際政治的角色和作用也開始比香港更為關鍵。在新、港博弈當中,香港確實需要思考,如何在國際政治舞台尋找更多空間。中國亦應思考,如何讓香港取得國際政治關鍵角色,從而讓中國取得更多國際政治紅利。

  • 丘正本,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