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葉劉點解鬧林鄭有事鍾無豔?》

日前,立法會恢復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二讀辯論。擔任草案委員會主席的新民黨葉劉淑儀,便當着運房局政治助理符傳富面前,向記者吐苦水,強調草案委員會幫手做完一地兩檢草案工作,但運房局「多謝都無聲」,形容政府「有事鍾無豔,無事夏迎春」。有人便跳出來炮轟葉劉,強調行政與立法機關應是互相制衡而不是相互合作的關係,法案委員會不是為政府服務,而政府也確實不用多謝法案委員會的工作。

其實,那位寫文炮轟葉劉的人都知道,即使在西方成熟的政黨政治裡,都有分執政黨和在野黨之別。在部份奉行內閣制的國家裡,則是由議會多數黨掌管內閣,根本不存在什麼行政與立法機關互相制衡。在野黨若是反對執政黨提出的政策,唯一能做的便是發動輿論攻勢,坐等執政黨失去民心,從而從對方手中奪取政權。

那位寫文炮轟葉劉的人也知道,香港政制本身存在一定程度的畸形。然而,畸形的原因不是特首不能是政黨成員,因為現行法例只規定特首在當選後必須退黨,沒有限制政黨的黨員參選。換句話說,不論民建聯還是民主黨,都是可以派人參選特首的,即使規定當選後必須退黨,那位特首跟他/她本來所屬的政黨,關係必定十分親密。如果該黨還控制了議會的過半議席,自然便能成為事實上(de facto)的執政黨。

因此,特首是否在黨選後保留黨籍,根本不是問題的重點。相反,特首的當選和連任,在現有政制下根本不需依賴政黨支持,只有法案推動時才需依靠政黨,才是問題的核心關鍵。假如出現某一政黨或政黨聯盟,能夠同時坐擁議會和選委會過半席位,又或者特首已在二零一七年改由普選產生,參選者要贏,便要靠建制派政黨的地方樁腳的話,便不會出現葉劉所講的「有事鍾無豔」。

問題是,現在「執政同盟」和特首在票源上並不重疊,兩者不是唇齒相依,才會使奶媽及其管治班子,根本沒把「執政同盟」放在眼裡。葉劉那句「多謝都無聲」、「有事鍾無豔」背後,其實是在埋怨現屆的奶媽政府,將建制派在議會內的抬轎,完全當成是老奉,根本不知道建制派為了支持「一地兩檢」,所需付出的政治犧牲和代價。

是故,有人批評部份建制派,在政府爆鑊時掉轉槍頭,是什麼「兩邊取利」時,還請他看一看我們偉大的奶媽,究竟又在幹些什麼!假如奶媽不放幫自己抬轎的建制派在眼裡,平日一有空便跑去奉迎在野的泛民,用自己的熱臉,去貼泛民的熱屁股,還捐錢資助建制派在議會內的政敵,你又怎能怪建制派有冤言?又怎能怪奶媽出事時,其他建制派會切割跳船呢?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