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為經濟犧牲居住,抑或為居住犧牲經濟?》

房屋問題,其中一個決定性的因素是人口。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人口是對房屋需求的最大因素,而資金則是對價格需求的最大影響因素,雖然,很多寫了很多文章的所謂評論員,連這兩個基本概念都搞不清楚。

人口當中,有部分是沒有香港身份證的遊客,主要是內地人,他們在香港買房子,是拉高樓價的原因之一,但今日並不講這個,只集中講人口政策。

梁錦松說,香港要有一千萬人口,才有競爭力,同時,民主派很多人認為,香港房屋問題的癥結在於新移民,如果不搞好單程證的人口輸入,從源頭減人,則房屋再起更多,也沒有用。

每年憑單程證輸入香港的,有四萬多人,其他途徑流入香港的,則數量不多,先不去算。每年移民到外國的,大約有三萬人,加減之下,淨流入大約是一萬多人。這比例相比於十年前的新加坡,我們遠遠不及,那時的新加坡正是憑著人口增長來帶動經濟增長。現時香港的人口增長比例則稍高於新加坡,而其他的先進西方國家,人口自然增長率是負數,全靠新移民來維持人口,香港的情況也是一樣。總括而言,新移民必然會影響經濟,多輸入人才,經濟會有增長。

然而,為人詬病者是,單程證持有人及其子女,多半是低學歷的人,吃公屋綜援等福利,然而,也別忘記,低收入人士的下一代同時作為基層勞工的機會率也特別高,這有利於本地土生土長的子女以之為墊底,尤其當香港未有輸入外勞政策時,這是有正面作用的。

結論是,人多好辦事,新移民有利經濟,但同時新移民也肯定會扯緊房屋供求,這其實是一個兩害取其輕的決定:我們願意為了經濟發展犧牲多少房屋供應?反過來說,我們為了快點上樓,願意犧牲多少經濟增長?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