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一地兩檢違憲,侵害香港司法和尊嚴》

一地兩檢草案,立法會主席設辯論時間限制,匆匆在大會二讀,時間短得不足半數議員有機會發言。我在今日較早前贊成的中止待續議案,未獲通過,草案條文本身繼續在大會二讀辯論。

事實上,在主席設下的時限中,二讀辯論只能在 7.5 小時內完成,以每名議員最多可發言 15 分鐘計,只有二十六位議員可以發言;但我留意到,高峰時期有三十五名議員排隊輪候發言。我再在辯論中表達對設置時限之安排的不滿。

就一地兩檢安排本身,我認為政府為了高鐵的所謂「便捷」,犠牲《基本法》,將屬於自己的司法管轄區割讓給另一個司法管轄區,然後就說因此內地法例可以在西九口岸區裏實施。

正如大律師公會在 12 月 17 日發表的聲明,若果只要把香港某地劃出、行使內地法律、然後宣稱並非影響全香港人便可行的話,這是有違對《基本法》第十八條的正常解讀。

政府經常提出的,就是人大常委已就一地兩檢作決定,故一地兩檢無違憲問題。然而,在 2001 年的莊豐源案中,時任原訟庭法官司徒敬裁定,「中國大陸的法律解釋方法,只有透過《基本法》第一五八條(釋法)提供的機制,才會在香港有法律約束力」;換言之,人大常委的其他所謂「決定」,對香港都沒有法律效力,本地法院有權覆檢人大所作的決定。

當我們回看批准《合作安排》的「人大決定」,裏面只是說「會議認為,《合作安排》符合『一國兩制』方針,符合憲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但一條具體條文也沒有提出。

面對大律師公會的專業意見,政府置之不理,反而與法案委員會主席、大會主席合謀盡快在 7 月前通過草案,無視日後將會面對的司法挑戰。這並不是一個在立法程序中負責任的做法。

另外,教協曾就一地兩檢進行內部調查。受訪的八百三十五名業界人士中,有四成支持一地兩檢,但認為政府需要公眾諮詢的就有六成五人,代表即使支持一地兩檢的人,亦認為政府需要諮詢公眾。

我發覺政府決定一項政策是否需要進行公眾諮詢的邏輯是很有趣的:凡是惠及民生的、保障市民權益的,政府都特別強調需要諮詢,如全民退保、最高工時、取消強積金對沖、土地供應等等,但很多時諮詢完結後就沒有下文;反而有巨大爭議、有機會損害市民權益的,就總是堅持不諮詢、不辯論,如高鐵、東北發展等。

我認為不進行公眾諮詢,尤其是一地兩檢一事,會帶來社會極大的紛爭和不信任。希望政府臨崖勒馬,與民間、專業人士共同商議一個切實可行、同時又能保障港人權益的通關方案。

  • 作者 Facebook
  • 2018 年 6 月 7 日立法會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