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政府為何要多謝議員?》

昨天,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正式呈上大會,進行二讀的程序。條例草案委員會主席兼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昨天會見傳媒時,就當住運輸及房屋局政治助理符傳富面前,講政府在委員會完成審議工作後「多謝都無聲」,形容政府「有事鍾無豔,無事夏迎春」。

政府在草案委員會如期完成審議後,確實鬆了一口氣,似乎 6 月底在立法會應該可以順利三讀通過有關草案,不會阻礙高鐵如期通車的目標。不過,話雖如此,行政與立法機關應是互相制衡而不是相互合作的關係。法案委員會的功能是審議法例內容,完善整個條例,保證條例合符《基本法》規定和公眾利益。因此,法案委員會不是為政府服務,而政府也確實不用多謝法案委員會的工作,否則有徇私之嫌。

在法案委員會組成時,建制派已篤定身兼行會成員的葉劉淑儀與張國鈞擔任正副主席,以行會成員身份與政府加強溝通與協調,以期條例草案的審議程序可以與政府的時間表吻合。這樣的協調本身,就已經令政府與立法會構成合作關係,某程度令立法會變成政府通過議案的工具,而法案委員會在這種情況下,就會喪失某程度的自主度與制衡力量。議會固然要在大眾利益的前提下,盡快審議一些有利民生的議案和法例,但不代表議會就需要每次都退讓,一見政府在趕在忙就只剩下配合的角色。

當然大家可以說,全世界的民主制度裡,政府都跟議會有著一定程度的合作,兩者並非只存有互相制衡的關係。可是,人家議會和政府全數都由民選產生,就算是議會制的國家,反對黨也對執政黨存有相當制衡能力,而非執政黨一面倒。

香港的政制本身就存有一定程度的畸形,皆因特首不能是政黨成員,變相只能靠行政會議構成執政聯盟(當然聯盟背後有更強而有力的協調)。在港式比例代表制下,所有政黨都變成反對派,只有批評政府才可取票,因此民建聯這類建制大黨,既可以透過批評政府取得選票,又可以加入行會取得政府的資訊,兩邊取利。

因此,政制改革除了要講普選外,更重要是改變整個政黨、立法會與政府的關係,使之更為健康、健全一點。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