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試解讀特朗普的狂》

美國總統特朗普絕對不是傻佬,更加不可能是狂人,皆因傻佬不可能發達,狂人更加不可能成為美國總統…… 因此,他的政策,他的招數,他的自相矛盾,必然也自有章法,只是我們看不穿而已。

首先回到兩年前,他為甚麼當選?講甚麼投票,講甚麼政綱,講吸引到甚麼選民,那不過是看新聞翻譯的外行人。真正的選舉內行,只會講兩個字:樁腳。在香港如是,在台灣如是,在英美等西方國家也如是。

沒錯,絕大部分選民,都不看政綱,是聽樁腳的遊說而投票的。那些游離票,主要是受過教育的中產階級,有自己的政治主見,然而,這些顯然也不是特朗普的基本票源。換言之,特朗普是搞掂了一些幕後大佬,他們有大量樁腳,出錢出力,協助了特朗普當選。按照選舉慣例,在當選後,需要酬庸,減稅方案便是其中一項。

第二個大問題,就是美國明明稱霸天下,為甚麼還要不滿現狀呢?

在以前,歐洲列強玩殖民地制度,付出軍費,收回殖民地的人力和天然資源,到了後來,還入不敷支。如今美國玩的是附庸國制度,軍費太巨,剝削不夠,長此下去,並沒有可持續發展性。請記著,幾乎所有的帝國,其崩潰的原因之一,就是軍費太大,付不出來。

所以,美國如要其力量有可持續發展性,唯有打破現時的制度和均衡,這就需要一個狂人,來來回回,只有用這種完全不可捉摸的策略,才可以試探到各國的底線,打破現狀,爭取最佳條件。假設你是外交官,你答應了的事,絕對不會反口,因為反口會帶來麻煩。同樣地,一個打工仔答應了客戶的條件,也絕對不會反口,只有老闆才會反口不認帳。因此,美國如果要重建政經秩序,決計不能讓專業外交官來主導,而是由總統來決定一切。

然而,長期的出爾反爾,會有一個後遺症,就是文官的無所適從,某程度上瓦解了現存的制度。但也許重建美國國內的權力秩序,正正是特朗普和其幕後大佬的如意算盤之一。

最後一提,國家政策的決定太過專業,不可能一個人想出來。特朗普自然也不會獨自決策,是大堆智囊集體來決定。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