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中國政府簡政放權:買賣假發票的故事》

本文談的是真假發票的故事。管理一個十三億人口的大國,引領她不斷前行,一點都不容易,另一例子是我前文談及的《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管理規定》,此規定會令鐵路、地鐵等軌道交通工具的運作有法可依。

長期跟進中國國情,感受最深的是中國「充滿問題」,原因是天天有新發展,從社會民生、經濟、到科研、技術工程等方面,都長期在湧現新思維、新事物。新事物出現後,管理未跟上,不足為奇。有新問題,就用新方法去應對堵塞。這正面反映中國不斷前行,並非死水一潭。

真假發票,也是中國肯改革、肯前行而派生出來的新問題。

如果近年去過內地的大城市,例如北京、上海,你可能見過有人高聲叫賣發票。是的,不是叫賣吃食,是叫賣發票。央視三月三十日的《焦點訪談》便以新聞檔案的方式挖掘這題目。

我們且先將發票分成兩大類,分別是個人的、公司企業的兩種。

第一種,是個人支付憑證,例如外出吃飯,餐廳開的支付單據,又或在文具店買文具,單據拿回公司向會計部實報實銷。這些個人支付憑證就是個人消費發票。

第二種,是企業經營的憑證,是企業對企業的發票。中國行「以票管稅」制度,發票之真假,直接跟報稅有關。

第一種個人支付憑證的造假,是用假的吃飯、住宿、坐出租車等的發票,向公司申報,而第二種假,是用假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來抵扣稅款,即是逃稅。

上述兩種發票,近年被大量造假,又細分為:假的假發票,以及「真的假發票」。

前者(假的假發票),意思是開「發票」的公司一上網驗證就立即現形,因為驗證結果反映該公司並不存在。它仍然有市場,是因為買的人通常用作單位內部報賬,屬於不需要稅務機關核查的內部單據。它一般與貪污、職務侵佔有關。職務侵佔也者,是借職務之便侵佔公司利益的行為。

後者「真的假發票」的意思是,發票是假的,根本不存在該筆買賣,可是,開出發票的公司是真的,是存在的,公司資料於網上可驗證。它一般不在地鐵站兜售,而是網上販賣。有記者扮買家,按網上的聯繫方式撥電話查問,對方的回覆是「增值稅專票,有,八個點。增值稅普通發票,都有,兩個點」。

所謂的八個點,是開一張 100 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收 8 塊錢;而兩個點就是 100 元的增值稅普通發票,收 2 塊錢。

供抵扣增值稅的發票,是企業開給另一家企業的發票。按國家規定,企業通過增值稅專用發票,可扣減一定數額的稅款。由於這種發票要被稅務機關查核,於是要用「真的假發票」來矇混,開發票的公司必須真正存在。此外,有些企業為了保持高薪職員高收入的優勢,也指使員工逃稅,方法是強制員工購買發票來報賬,就是說公司不以加薪來拉高員工收入,而是令他們逃稅來保持及拉高薪資實收。這種員工,也被逼買「真的假發票」。

接下來談的是關鍵重點:「真的假發票」怎來的呢?來自為數極多的空殼公司,而空殼公司驟增,跟國家為方便民間企業經營而簡政放權有關。

在簡政放權的前提下,近兩三年出現一些專門替人開公司的中介公司。我有位自媒體朋友拚事業,也要開公司,以方便接工作及收取酬勞。因為不想跑程序,便透過中介公司幫自己辦理公司註冊。他是正常開公司做正常事,從中就感受到簡政放權的好處。可是,不是人人都守法。有記者便挖到以下故事。

某記者詢問了幾家代辦開公司手續的中介公司,幾乎所有中介公司都聲稱,申請人不需要上中介公司見面,只需要將個人資料複印,傳去中介公司就可以了,即是說不用現身跟中介公司核對證件資料。不只此,中介公司還說,想開多少家都沒問題。記者問:開一百家行嗎?中介公司的人員對要開一百家公司的意圖完全不表示疑問,還反過來強調自己很有實力,一次過可以代為開設公司上限是五百家。

中國政府推行的簡政放權和優化服務,目的是為民企經營創造便利的環境。可是某些人就鑽空子,做壞事,而「真的假發票」就是由這種一次過可以開一百間、幾百間的空殼公司虛開出來的,內地稱之為虛開發票。

以遼寧省撫順市公安局某經濟案件偵查大隊的經驗為例,他們偵破的一宗假發票案,內裏有空殼公司三六六家。這三百多家空殼企業,對其他企業開出可抵扣增值税的發票。接受過三六六家空殼公司虛開發票的公司,總共有一萬多家,虛開總金額達 500 多億,為國家造成稅收損失高達幾十億元。以二零一七年的數據為例,逃稅案之中,虛開發票逃稅佔 90% 以上,而虛開發票的總額合共 3000 多億元。

數字如此驚人,可以有正反兩面的意義。一方面反映,簡政放權派生出來的空殼公司是個大問題,另一方面,也反映公安機關打撃罪案的能力提升,於是偵破的數額才如此龐大。一如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財稅處處長牛文淵表示:「未來會加大部門間的資訊共用,互聯互通,以便進一步發現犯罪線索,從而提前預測預警。下一步,國家會運用大數據分析來打擊空殼公司。」

文章總結:對中國而言,簡政放權、優化服務是不變的方向。放,不是放手不管,反而是加強監管,用新機制、新做法對付新的犯罪活動。中國在前行中的新問題,就用新的力度和方法去解決,這就是中國國情的新常態。中國的稅收秩序和稅收安全,會因為過去一年的打擊假發票行動而得到檢討,從而倒逼著提升能力。中國在放手與嚴管之間,要在實踐中求取平衡。

  • 余非,線報博客,香港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