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丈《為何家長害怕「寶校」?》

 

前文:


又到一年一度小一大抽獎派彩,記者又成功找到七情上面的家長,有人亢奮有人淚崩,記者最喜歡做的新聞,就是那些落重本搬去喇叭校網、月花上萬、但抽到包尾志願的。

這幾年來,參加大抽獎的朋友,有人快樂有人愁。雖說抽中首三志願的人約七成,但仍代表三成人抽不中。很多抽不中首三位的人,一跌便跌到志願倒數的「寶校」,換了是你也想哭。

所謂「寶校」,其實是家長圈子的委婉語,即是那些沒人想抽中的學校。為什麼叫「寶校」?有人說,是家長不想在子女面前說那些不理想的學校的壞話,所以找個委婉語代替,也有人說是家長們自嘲「執到寶」。

一般來說,「寶校」就是那些口碑不好的學校。這些學校之所以口碑不好,有些真的是學校本身問題,一旦口碑不好,收生便不好,形成了惡性循環。總之,家長就是談寶色變。

直資學校可以透過面試多重過濾學生,官津名校可以用世襲分數來招近似階級的學生,剩下來的學校更加難做,寶校便更加寶校。

那些抽不中理想學校的家長,大多會變身超級撒亞人,四出叩門。叩門這玩意,對家長來說也是一場折磨。首先他們要早預備好 Portfolio(我聽過很多家長讀成「Profolio」,拜託,不要給面試的老師聽到)、推薦信、叩門信,大抽獎那天動員四大長老、姨媽姑姐、工人姐姐在目標叩門學校排隊等取表格。一旦抽獎結果不理想,便立即變身 Running man 去影印註冊證、填表、交表,然後接著很多天,在炎炎夏日面試。面完試,還要忐忑不安到七八月。

須知道那些多人叩門的學校,每間只收十個八個叩門生。忐忑不安了兩個月,最後還是沒有被取錄的話,唯有接受現實,準備到「寶校」上學。這個時候,是對家長的 EQ 的最大考驗,升學輔導專家已經不斷提醒家長,結果即使再差,也不要表現給子女知道自己有多沮喪,更不要怪責他們。畢竟子女即使入了「寶校」,每天去上課的是他們,如果他們知道父母不喜歡學校,他們也很難喜歡,但他們可能還要在那裡讀六年書,那只會令他們的日子更加難過。

入了「寶校」,最後的出路就是插班,那就是另一個更艱辛的遊戲。

簡單來說,整個升小一遊戲,就是一場階級遊戲,不足 10% 的名校直資位、四成多的計分世襲位、最後那場叩門遊戲,基本上就是揀學生的背景。現在的中產家長,出盡法寶爭取在這場階級遊戲得分:學鋼琴已經是基本步,於是要學大小提琴大號小號;只學中英數普不夠,還要考劍橋 YLE 英文試和奧數;要加宗教分,明明是無神論者也要入教;藝術不是用來學的,而是用來參加有獎狀的比賽的;面試要表現突出,於是花錢上足大半年面試操練班。為了報直資和叩門,無數家長把孩子每一天的時間編排得密麻麻,務求可以交 Portfolio 和面試時曬冷。

我最不明白的是,家長操練四五歲的小孩去考英文聆聽、閱讀、書寫考試的意義是什麼?那根本是把補習操卷提早到學前階段,那除了是一個商機,就是一個給中產家長和那些喜歡中產家長的學校得到認證的機會。說到底,其實都是製造恐懼來製造需求,把起跑線推到無可再早的手段。

換個角度,家長不惜一切逃避「寶校」的心情,是值得同情的。我們都做過升小一的家長,所以明白「寶校」的恐怖。要玩面試遊戲,就要跟遊戲規則去玩。不過,大家真的要留意,凡事太盡,緣份早盡。一些直資學校比較偏好那些學前已經操熟中英數的「小大人」,可是他們很多人升到接龍中學的時候,問題百出,最常見的就是與父母關係問題,還有數不盡的行為問題。

不要以為把孩子操練成無情的 Terminator,他們的人生便一片光明。

這段時間不少家長還在叩門面試,祝大家順順利利。

  • 三千丈,香港土生土長夾心階層,結婚生仔做了家長,面對荒謬社會,無名火起,唯有寫作自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