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紅磡站是表面問題,林鄭和馬時亨才是問題》

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工程,被揭涉嫌剪短鋼筋造假。港鐵的解釋可說是天天新款,原本稱 12 月發現問題,其後又說 8 月已發現。港鐵原本又指有五個螺絲頭出問題,其後又「改口」稱只是「其中一次巡查」發現五個問題螺絲頭,而前後一共巡查過五次,意味有問題的螺絲頭或不止五個。分判商中科興業更發聲明指,已兩度向總承建商禮頓反映,曾得到「折折騰騰的改善」,而且因有關工程與禮頓簽有保密協議,故被警告不能透露合約範圍內被禮頓定為保密的內容。

港鐵主席馬時亨早前曾稱,傳媒要求公開更多資料是無意思的、「我地話俾你聽 OK 就得啦」。馬時亨其後在輿論炮轟下對此表示抱歉,又推說因為「天口熱、無祈禱」,但求公眾覺得是笑話一則就算。

不能不說馬時亨是公關能手,兩句無關痛癢的說話一度成功把大事化小,但馬時亨是無端生事的公職人員嗎?

馬時亨在回歸後,被委任為財經及庫務局長,其後因「仙股事件」鞠躬道歉。二零零八年轉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卻因突然發現腦部有混合靜脈/動靜脈畸形症而辭職。二零一六年復出,擔任港鐵主席。

馬時亨絕對是公職上的「老江湖」。如果說過去對待傳媒友善的馬時亨突然語出驚人是因為「天口熱」,信者未免是「政治小學雞」。

馬時亨是機電工程專家嗎?不是!他是金融、證券方面的專家。能令馬時亨有如此底氣反擊傳媒的原因有兩個。

一是相信港鐵團隊的「專業底」。今次事件卻越揭越亂,由出事時間到具體問題等基本事實,港鐵對外說法都經常有出入。港鐵有派員監察,但為何事前好像不知情?又為何無公布?港鐵公布重大事項的原則為何?港鐵到現在都未能交代重重迷團。高鐵原定九月通車,死線日近,馬時亨或希望擺出高姿態,押上自己的威望,加上市民多年來對港鐵專業態度的信任,來減低傳媒的壓力。

這與林鄭月娥當年擔任發展局局長時風格,如出一轍,高度依賴其下的技術官僚,如機電署、屋宇署、地政署職員。因為「外行人管內行人」,每有事故,主事官員只得與技術官員站同一陣線,消耗自己政治能量「撲火」;但最終結果如何?在林鄭治下,僭建、電梯安全、樹木保育問題,一樣越揭越有。

二是精英心態。雖則好難想像現時擔任公職的人士仍抱有「講你都唔明」的想法,但馬主席提醒大家,他們即使包裝再好,骨子裡並不著地。政府一直高度依賴港鐵,變相亦縱容這種心態,而最令人失望的是,林鄭月娥作為特首不但沒有叫馬時亨慎言,沒帶頭反對馬時亨的做法,反而為馬時亨開脫,說是「無心之言」。

今次港鐵倒瀉籮蟹,政府最大的失責是未有做好「球證」角色。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