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明星查稅,娛樂圈大整肅》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如果知道今天的這場風暴,馮小剛應該不會開拍《手機.二》。二度受傷的前央視名嘴崔永元連日咆哮,不僅數臭馮小剛、編劇劉震雲、主角范冰冰,還爆出有藝人不僅拿到六千萬(人民幣,下同)的天價片酬,並以數字一高一低的「陰陽合同」簽訂片酬合約,涉嫌巨額偷稅漏稅。

儘管范冰冰方面否認「拍攝四天片酬六千萬」以及簽訂「陰陽合同」,國家稅務總局依然「高度重視」,責成江蘇等地稅務機關依法開展調查核實。由於明星偷稅漏稅已是公開的秘密,事件令內地娛樂圈人人自危,翌日 A 股影視股逆市暴跌,光是「華誼兄弟」就蒸發了二十二點七億。

國家稅務總局為何高調介入?而且還表態,「將在已部署開展對部分高收入、高風險影視從業人員依法納稅情況進行評估調查的基礎上,進一步強化風險防控分析,加大徵管力度,依法查處違法違規行為」。這顯示官方針對的不只是范冰冰,而是整個明星群體,折射的是對「天價片酬」和「明星漏稅」的不滿,勢必乘機重拳出擊,整肅娛樂圈。

過去十幾年,隨著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在監管缺失、熱錢肆虐之下,所有要素都圍繞明星轉,影視圈野蠻生長,亂象叢生,烏煙瘴氣,甚至有不法商人利用投資影視洗錢。

藝人的片酬高到令人咋舌的地步,一部影視的投資,有一大半被大腕明星拿走,一些「小鮮肉」報酬也高得驚人。「如懿傳」霍建華和周迅共拿走一點五億片酬。二零一七年中國名人收入榜,范冰冰以二億四千四百萬元拔得頭籌,鹿晗收入一億八千一百六十萬元位居第二,周傑倫以一億八千一百五十萬元收入排名第三。

天價片酬掏空了製作費之後,影視作品的品質難免沉降。隨著廣電總局限高演出費,天價片酬表面無法維持。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於是就出現「陰陽合同」:明星拿到天價的出場費,但是本著「友好合作」的精神,在合同上標注的金額要小很多。

除此之外,明星還有種種避稅手法:以個人名義簽約需按次繳納較高的個稅;以明星工作室的名義簽約,個稅徵收率通常低於工薪所得的最低稅率;成立影視公司可以享受企業所得稅、增值稅等優惠政策。

當然,這些方法也許屬於合法避稅,但「陰陽合同」肯定涉嫌偷稅漏稅,觸犯《刑法》。

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著力解決社會兩極化、貧富不均問題,甚至不惜「劫富濟貧」,對「問題富豪」動手。正如評論指出,在普通受薪階層五、六千元薪資都依法納稅下,處於「財富金字塔頂端」的明星卻钜額逃稅漏稅,無疑是對社會公平正義的極大傷害,必然激起社會公憤,在政治上相當犯忌。

國家稅務總局稽查局早前印發《二零一七年稅務稽查重點工作安排》,其中提出重點關注演藝公司等行業和領域。今年本來就準備展開個人所得稅改革,發揮其調節作用,縮小貧富差距,但面對不少阻力。崔永元爆料之後,民情洶湧,官方剛好可以借力,推動個稅改革。

當今領袖對娛樂圈亂象早就非常不滿,希望回歸馬列原教旨,風清氣正。他親自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要求文藝工作者成為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文藝工作者要有高尚的人格修為,有鐵肩擔道義的社會責任感,還要處理好義利關係,認真嚴肅地考慮作品的社會效果。但演藝界仍充斥粗製濫造的作品,瀰漫拜金享樂主義。

稅務總局重拳出擊的背後,無疑有政治背景。紅如影視圈一姐的劉曉慶,當年也曾因涉嫌偷稅漏稅在鐵窗內待了四百二十二天。

十五年過去,誰會是下一位劉曉慶?可以肯定的是,有一大批明星大腕要狠狠地補稅,隨之而來的還將是娛樂圈的大整肅。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