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香港人,還是關心中國多過香港》

多年來,大家都說,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是「法治、自由」,但從媒體、從市民關注度、從網上討論可看到,香港人其實不太關心香港的法治、自由。香港人真正關心的,是中國,廿九年前的事,著緊過現在香港的事。

此話何解?

兩單香港新聞,廣傳轉發的只有少數。

一、自稱中國企業高層的唐琳玲,於高等法院法庭拍照並上載至微信,被控刑事藐視法庭罪。她在案件審訊時不斷攪事:說喜歡拍便拍(漠視香港法律)、在庭上突炒大律師艾勤賢、沒交保釋金被拘捕、稱與耶穌聯絡、將事件上升到國與國的層面、要求法官普通話審案、建議香港法庭也同步視象… 種種加起來,足以再加重刑罰,但最後,只輕判囚七天。這人理應支付懲罰性訟費 19.7 萬元,卻偏偏,在六月四日遣返中國,當然走數無得追。

但民間或媒體討論都少。

二、青年新政游蕙禎及梁頌恆以及其三名助理,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立法會宣誓風波期間,「番工」卻被指未經許可而進入立法會,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裁判官判他們入獄四星期。先不論政治立場,在他們被取消公職資格前,竟告他們非法闖入立法會,本來就不合邏輯。

當初熱鬧討論,到現在,無論撐他們、不再信他們、鬧過他們是鬼的人,都不再談論此事。

反觀,有關六四集會的討論,經過多年,到二零一八,仍然在香港鬧哄哄。鬧大學學生會不舉辦活動者有之、鬧年輕人不識歷史者有之、鬧(因坐監不再存在的)本土派不參與者有之。

當然,今年主流媒體包括 TVB 突然又一反早幾年的冷處理,竟多了報導;而且在維園雖然得十一萬人,但社交媒體上的 Engagement、打卡、討論,又比過往熱烈,而且比例上多過上述的香港法治、規矩被侵蝕的消息。

由此可見,幾多人覺得燭光、向中國表態、打卡、鬧年輕人去表示愛國愛當年民運,重要過香港法治現況。

或者,驛飛颱錯了,香港人關心中國多過香港不是今天的事,其實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吧?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