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翰《發展水資源,給香港更多出路》

供水自主,成了近期的社會熱話,不少人質疑香港買東江水是不必要的。究竟什麼原因導致香港和新加坡在水源問題上有這麼大的分別?本土派表示,香港買東江水的價格比新加坡買馬來西亞的貴超過二百倍,認為是利益輸送。不過他們無視了新加坡於 1962 年獨立前,簽訂了一百年不能加價的「不平等」合約,馬來西亞一直要求按實際情況調整價格而無果,也已表明 2061 年合約屆滿後將不會繼續供水予新加坡,逼使新加坡要發展可持續的水資源以應付未來的需求。

香港政府表示,海水化淡成本約為 $12.6,扣除運輸費及客服費用後,約是 $10.2,大概為新加坡的三倍。評論質疑,香港為何不大力發展海水化淡以降低平均成本,並減少對東江水的依賴。政府在將軍澳預留土地興建海水化淡廠是一個好開始,預計 2020 年落成初期,海水化淡年產量為 5,000 萬立方米,約為香港用水量的 5%,以後更可擴建,提高生產量至 9,855 萬立方米。

本土派主張大力興建海水化淡廠的建議,好像可行,但實際上卻是困難重重。香港土地不足的問題嚴重,有學者甚至建議發展佔地一千二百公頃的船灣淡水湖以提供三十萬個住宅單位,可見香港覓地興建房屋已不容易,找適合土地作食水設施的難度只會更高!香港人要住房先,還是水資源先呢?

另外,香港政府已簽訂《巴黎協議》,要大幅降低本地碳排放量,但海水化淡的能源消耗比輸送東江水的多約七倍,環保的問題大家也不容忽視。

新加坡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其政府要確保食水能自給自足,否則若馬來西亞「斷水」,便會面對重大危機;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國家承諾東江水優先供應給香港,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保障,特別是旱年。完全拒絕東江水是非理性的。

香港以「統包總額」方式購買東江水,確有商榷餘地,在保證東江水優先供應給香港的前提下,可考慮支付「最低使用量」及之後再「按量收費」。同時,政府應發展海水化淡、再造水及雨水集蓄等不同方案,以降低各種水源方案的成本及減低對東江水的依賴。政府也應採取不同措施以減少浪費食水,如改善水管滲漏率,大力宣傳慳水意識。

政府提高對水資源的重視,不僅有助改善香港食水自主的彈性,更可提升香港的科研發展,予年輕人更多出路選擇。

  • 黃宇翰,沙田區區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