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由 HPV 疫苗看香港的歷史地位》

一直有人說,香港是發「國難財」,以前內地唔掂,香港先有錢搵。這幾年,內地人蜂擁來香港打 HPV 疫苗,但呢碗飯應該都好快無得食。海南已經接種內地第一針「九價 HPV 疫苗」,甚至內地藥企自己都研發國產疫苗。

我都曾經幫內地朋友來香港打 HPV。講真,來香港打針,體驗唔係好,服務態度、效率、樣樣野都不太滿意。不過內地無「九價」,焗住來香港打而已。不久前,香港才爆出一個「現代醫療」,好多客打咗第一針之後被告知後面的二、三針無貨,等於放飛機,搞到內地媒體都大肆報道,不少人話要去香港維權。據我所知,「現代」出事是因為盤子鋪得太大,不少人在內地以傳銷的方式賣 HPV,內地客來香港打三針給 8000 至 10000 元,其實大部分錢是渠道成本。

好多官員話香港大有條件發展成為國際醫療體檢中心,應該提供高質素的服務,唔好劏客,做好口碑。傻啦!好似 HPV 咁,香港食呢條水,純粹是因為內地無「九價」疫苗,就算服務黑口黑面,劏客放飛機,旺角尖沙咀那些醫療中心仍然人頭涌涌排住隊打。咁點解要做咁好?但如果內地開放有得打,你做到識飛,人地都唔來啦。這種情況,好容易做成搵快錢心態,就是短時間內食內地開放前那個夾縫的錢,那經營者又點會有遠見呢?

在此說兩點大實話(大實話一定難聽):

第一,香港的上一代是黃金一代,在香港這個地方也創下輝煌,那是由於中國發展了但市場尚未開放之故,是特例而不是常態。直白點講,上一代咁好搵,是因為享有特權,根本不是什麼「獅子山下精神」,唔系因為你勁,是因為死好命;但正所謂,有咁耐風流就有咁耐折墮,上一代人形成強大的既得利益,而上一代有的特權,這一代人又無了,無特權還要被既得利益壓住無得上位,真係折墮囉。你睇睇現在樓市咁狂,一樣是靠上一代的父幹來撐,如果一個唔好彩,父輩雖然食曬香港黃金一代的時機,但唔爭氣一個仙父幹都無,這就是香港時下好多年輕人無助、絕望的深層次原因。風流的時候無你份,折墮的時候瀨曬野。

第二,香港過去、現在、未來都是被中國規劃的。有人聽到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好唔順氣,覺得香港使咩你規劃。其實香港幾時不是被規劃的呢?香港以前點解可以做中介買辦賺錢?因為內地唔開放自由貿易,甚至西方封鎖他,所以要利用香港這個「老鼠窿」。點解以前有咁多廠?因為內地大逃港走難過來,提供大量勞動力,啱曬河車啦。咁點解後來工廠北上,轉型做金融中心?因為內地改革開放,內地勞動力更平,但內地搞發展要錢,偏偏資本市場落後,所以香港咪做咗抽水中心囉。由始至終、由始至終、由始至終(重要的事講三次),香港扮演咩角色,都唔系香港人自己決定,香港人只不過是靈活、因勢利導、需要咩就做咩而已。內地富豪資產外移?賣香港保險,做財富管理啦!內地人重視健康又無入口先進疫苗?來打「九價 HPV」啦!是香港人自己選擇的咩?當然唔系啦!中國內地體量是香港非常多倍,兩者關係從來息息相關,大象和老鼠跳舞,跳咩舞,根本是大象決定。

香港一直被中國規劃,只不過以前無講明,現在講明了,代表什麼?代表最近這次轉型,香港失敗了。當內地連金融都開放埋,香港再因勢利導,都唔知點變好。無奈只能阿爺出手幫你諗埋,唔系就只能靠邊站了。

你睇睇香港的建制泛民兩派,其實對香港的經濟發展、角色定位都無咩好橋,建制就是阿爺規劃咩我撐咩,泛民除了識「港獨」識咩,但是「港獨」當唔到飯食,如何發展經濟?我只見他們提出過咩發展墟市,勉強算是發展經濟的點子。如果香港未來的角色就是擺地攤,咁估計只能夠餐餐食無米粥,夠環保啦。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