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把道具鈔票借給積犯使用,才是被控的真因!》

對於電影工作人員因藏有道具鈔票而被判刑,電影人當然是全力反對,杜汶澤也許是唯一的例外,不過他向來是電影界的異流,不足為怪。至於法律界,如湯家驊,自然是全力支持警察執法和法庭判決。以上是屁股決定腦袋,又是馬克思說的「階級決定論」。然而,社會各界則是支持與反對參半,莫執一是。

至於我本人的想法,則比較務實;一條從開埠以來未曾執行過的法律,為甚麼竟會無端端的執法起來,其中必有原因。是針對?是政治檢控?看報道,把《樹大招風》和那些道具鈔票拉在一起,但《樹大招風》的內容,又不像會惹怒政府或警方呀?

首被告叫羅潤霖,三十五歲,有襲擊傷人、醉駕、危駕、藏毒等九個案底。這種積犯必然長期被警方監視,不在話下。

道具師張偉全是專業人士,藏有二十一箱共計 22.3 萬張道具鈔票,幣種包括港幣、人民幣、英鎊、美元及歐元。羅潤霖是其朋友,向張借了 9,996 張一千元的道具鈔票,並且付給對方 2,000 元至 3,000 元的代價。

警方在前年十一月二日持搜查令到羅的住所搜查,在羅妻座駕發現一箱內有 9,996 張面額一千港元的道具銀紙。請注意:案情並沒有說搜查令的本來目的是查偽鈔,也說不定是為了查別的案件。

羅聲稱,他被朋友拍下幾乎全裸的片段,只以洗髮瓶遮蔽重要部位,其友並把這片在 WhatsApp 群組內傳閱。羅想報復,說要與此友一起買六合彩,假裝贏得一千萬元,讓好友望見道具鈔票時信以為真,再拍攝對方近距離觀看或觸摸道具鈔票時的失望表情。

第一,這當然不能算是報道中的「微電影」。第二,如果你是警察,你會相信一個慣匪說的這故事,還是控告他藏有偽鈔?

無疑地,正常的警察應該決定控告,一旦控告,借出道具鈔票的道具全,難免成為第二被告。

如果問我對此案的看法,道具全把道具鈔票借給有多次案底的朋友使用,態度是不專業,不小心,不恰當,而且在這過程中,他也有收受利益,故此,警察也不同他客氣,直接向他提控了。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