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純用統計學去解釋樓價,錯在哪?》

現時評論樓價,有一類派系,可以理解為「貨幣影響樓價學派」。這班人相信樓價是由貨幣政策、利率(實際利率)主導,跟土地供應無關係。這個派別以姚松炎為首,時事評論員尹瑞麟、浸大鄧永成也有這個傾向。「土地供應不影響樓價」,是顛覆了一般人的理解。如果現實係咁,那麼「八萬五」真係不知是甚麼來的。請政府重啟八萬五,因為有班學者話唔會影響樓價。

這班人的理論佐證是,用了統計學工具搞了一輪運算後,發現土地供應跟樓價的相關系數不高,反而實際利率或其他因素在統計上看似更明顯。這種思想的延申推論,是貶低經濟學最入門的「供求」思考工具。鞏固這種想法的,是一個個迴歸分析統計工具。

一般社會科學訓練,都包括利用統計工具做計量分析,但科學方法概念的掌握是否精準,則顯示一個人的分析能力的高低。以常見的迴歸分析工具做例子,只能帶出變數之關的相關性(Correlation),但解釋不了因果(Casualty)。解釋現象,需要理論支持,由統計學做驗證,而不是盲從統計學結果,倒果為因亂做推論。

錯用統計學的經典例子是:統計數字反映出醫院最多人死,醫院跟死亡數字的關聯性極高。你不會因此推論到「因為去醫院比較易死,所以我們要諱疾忌醫,生病也要少去醫院保平安」的結論。這是師奶都知道係錯的謬誤。

「貨幣影響樓價學派」就是犯了這個謬誤,他們直接從相關系數摘取結論,無視其他推理過程,既不科學,更顯無知。當他們說金融、貨幣才是影響樓價的主因時,卻會用上金融信貸、實際利率等工具做分析,去到最尾咪又係用回經濟學的板斧,那又何必打著紅旗反紅旗,先貶經濟學「供求」無用,卻厚著面皮暗用經濟學的工具。

古今有名知識分子,很少如斯貶低經濟學。希臘三哲,亞里士多德講人生不平均,暗撐奴隸制度,再推論到發展重農主義,也講商品交易的本質;價值不為現世人所認同,但概念是經濟學的雛形。現在人講物理學家牛頓跟財金的關係,只記得他南海金融泡沫輸大錢,卻忘了他是皇家鑄幣廠的監管,是當時的「陳德霖」,也忘了他支持金本位的講法。學術有範式轉移,如今會覺得牛頓經濟學不周全,但至少不偏離邏輯。思想家梁啟超更不用多講,他有份做幣制局總裁,編訂金融法,既講公司法、股票法的信任本質,也講銀本位的歷史形成。

經濟學係顯學,在多變的世界不一定準,但至少重視科學推論。憑幾條外行友推倒一家之言,會不會太開玩笑了一點?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