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清明上河記:京城三俠.三》

前文:


原來黑炭頭雖然愛酒,但爹娘一直不准他多喝,自出娘胎以來,可從來沒喝過這麼多酒;只是他爭強好勝,仗著年輕健壯,內力深厚無比,才一碗一碗的喝下去。每當略有醉意,即潛運內功,內息於八脈間流傳,頓覺身子滾熱,汗水直流,神志便復。他全仗一身上乘內功而變得酒量大增,才勉強跟那大漢鬥得旗鼓相當。

那大漢卻似是天生酒量驚人,隨便喝下這三十多碗酒,仍是神色自若,絕無半分醉意,笑道:「小兄弟還可以嗎?酒未到,先吃點東西,可解酒。」原來他已看到黑炭頭微有醉意。他起初以為黑炭頭會在舉杯之際,乘勢發難,不料他一來不怕自己下毒,二來還越喝越多,舉止間絕無敵意,不禁暗暗稱奇,心道:「難道他不是趙宋大內派來殺我的高手?」對黑炭頭的舉動甚為不解,心裡正思潮起伏。

黑炭頭那會知到他的盤算?只道他酒量驚人,甚為佩服,也不隱瞞的道:「嘻嘻!其實我早就要醉了!」即以小勺子一挖,再以筷子夾起一小塊「軟羊」放進口裡吃。

那大漢見他坦白,甚有好感,哈哈一笑,也跟著吃了一小塊「軟羊」,讚道:「餸菜明明涼了,仍沒有膻味,著實難得。這『軟羊』煮得極軟,肉質鮮美,且不帶絲毫腥膻,縱是咱們契丹人,也沒有這等烹調功夫。當世最肥美的羊,都出產自我大遼,但最好吃的羊,卻偏偏在宋境!」說罷,又吃了一口。這道「軟羊」,乃「孫羊正店」的鎮店名菜,廚子先以獨門刀功宰羊,洗滌得乾淨,加進大蒜、蔥、蘿蔔、蔗糖及各種佐料,再把整頭羊放到大砂窩裡以慢火燜兩個多時辰。燜熟之後,便把羊隻蒸近一個時辰,等到羊肉蒸至稀爛,窩內再無半點腥膻,才大致完成。

黑炭頭奇道:「你們的羊是怎樣煮的?」他之前從未吃過羊,自然沒有嘗過遼人的烹羊之法。

那大漢笑道:「咱們契丹人……」

卻聽到西首座上那中年書生忽然大笑的道:「契丹人大難臨頭了!哈哈!道長此話當真?」

黑炭頭微微一驚,心道:「他們不是在討論武功嗎?怎會又談起契丹人?眼前這位契丹好漢,可不會輕饒那中年書生!」只見那大漢臉色微微一沉,卻仍不動聲色,只慢慢的把一小塊「軟羊」放進口裡嘴嚼,一邊吃,一邊聆聽他們的說話。

只聽老道長輕聲道:「小心隔牆有耳!」少林老僧及中年書生都連忙點頭。

老道長續道:「此事千真萬確!我大宋終於下定決心,千辛萬苦的方能與女真人結盟。」他說話之際潛運內功,聲音極輕,幾不可聞。原來以內功發聲及遠,雖然已是了不起,但以真氣說話,只讓附近的人聽得清楚,三尺以外的人卻絕難聽到,亦非易事。

中年書生亦依樣葫蘆,運功輕聲的問道:「這江湖傳聞,其實已有好幾年了。但我大宋與那女真人的聚居地,為遼國所隔。遼國一直生怕我大宋與女真聯手,於邊陲之地,更駐有重兵,雙方又如何互通消息?」

老道長輕聲笑道:「陸路走不通,難道便沒有其他路好走?」

少林老僧忽有所悟,悄聲問道:「難道走水路?」

老道長點頭的道:「對!我大宋使節只須喬裝為買馬商賈,乘船渡海,經渤海往來,便能找到女真族了。江湖傳聞,官家籌謀此事已久,先後派朝廷重臣馬政和趙良嗣出使,雙方至今才初定盟約。」越說越是興奮。原來老道長自少年時起,便以驅除胡虜為己任,一直希望宋廷會討伐遼國,收復燕雲十六州。他數十年以來勤修苦練,便是希望可以報效朝廷。他一等二十多年,最近才探知宋金聯盟的消息,頓感熱血沸騰,自恃武技高強,天下間已是罕逢敵手,也不想起自身已年紀不輕,還打算投軍。

三人於西首座上暗運內功,悄聲說話,鄰近沒有其他客人,店小二及茶博士亦不在左右,理應不會有人聽到他們的話。但那大漢及黑炭頭的內力極厚之極,只微運真氣,已大概知道他們的說話。三人當中,中年書生的內功最淺,說話雖輕,但一字一句,仍是清晰可見。老道長的修為較高,但也不難聽得出他的說話。只有少林老僧的修為則最深,那大漢及黑炭頭亦不大聽得清楚,只能觀其口形,才猜知他在說什麼。

黑炭頭心裡暗想:「少林老僧的內功非同小可,難道使的正是我派的『傳音入密』神功?」

只聽少林老僧嘆道:「如果雙方結盟攻遼,恐怕生靈塗炭,最終受苦的都是無辜的老百姓。」

中年書生卻道:「契丹人欺我大宋久矣!大師乃世外高人,未必知世途險惡,殊不知契丹人與我大宋雖有盟約,但一直仗勢凌人,欺壓咱們關外的老百姓。官家此舉,正好為百姓除害!我大宋與女真蠻族結盟,挑撥他們與契丹人之紛爭,最好教他們鬥過兩敗俱傷,我大宋便可漁人得利,乘勢一舉收復燕雲之地!」

老道長亦點頭道:「契丹人盤踞燕雲十六州,已有一百八十多年之久,仗著平坦地勢,騎兵隨時可乘虛而入,素來對我中原錦鏽河山虎視眈眈。如今天賜良機,我大宋既得女真人之助,要滅大遼,恐怕亦非不可能。我大宋屈辱過百年,終於可以一雪前恥了!」

那大漢越聽越是憤怒,終於按捺不住,隨手往桌上重重一拍,只聽到「砰」的一聲,木屑紛飛,一張堅實的紅木桌子即給他打塌;原本在桌上的碗碟都掉到地上,碎片更是散落一地。店內的食客見有人發難,都不禁暗暗心驚。

少林老僧、老道長及中年書生都是微微一怔,往那大漢身上看了幾眼。

待續。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