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何以年輕人六四情懷不再?》

每年初夏,維園總有一晚,燭光映照,向當年賠上性命的學生致敬。多年來的集會口號萬變不離其中。差不多三十年了,新生代淡忘和不了解,有其原因。各大學生會不約而同地指出,六四集會只是行禮如儀,參與沒有多大作用,所以拒絕出席。雖然老一輩的泛民主派認為這說法很有問題,他們認為六四與民主運動一脈相承,間接加速當年港英政府的民主化進程,但時光飛逝,平反六四與香港人的民主夢至今仍未有寸進,整體表現教年輕人失望,導致人心思變,是趨勢也是現實。

香港是中國領土內唯一可以每年悼念六四事件的地方,但年年在《自由花》的歌聲中,點起燭光,然後聽支聯會代表的喊話,然後就沒有然後。對年輕人來說,眼看民主鬥士奮鬥三十年,仍然未爭取都一個普選制度,要在全中國爭取民主普選,豈不是更遙不可及的夢想嗎?支聯會喊了多年口號,沒有提供任何解決方案,與北京溝通也沒有辦法,如何教年輕人相信他們呢?政治人物可以對社會有抱負,有理想,但只堅持無法實現的理想,就是徒然的空想。

泛民主派個別議員,一直把人權、民主和自由當成政治飯,向支持者建構一幅美好的圖畫,但在個別議題上完全看不見溝通和妥協,例如一手否決「八三一」框架的政改方案,使政制發展原地踏步。

世上沒有一個選舉制度是完美的,而民主化也是一個過程。回想起來,民主派應撫心自問,當日否決「八三一」框架下的政改方案後,現在又是否可以換來一個更佳的方案呢?答案相信大家心中有數。假如六四是一件錯誤的事件,同理,否決「八三一」也是一樣。本地年輕一代面對的困局,實在與當年在廣場的學生一樣。

一些讀者最近都問,怎麼筆者時而罵建制,時而罵泛民,一時擁抱中央,一時猛烈批評。其實就如《紐約時報》最近刊出前官員的訪問一樣:國家曾經在三十幾年前出現過胡耀邦、趙紫陽,四十年前出現過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沒有一個政治人物一直全對,或是一直全錯。

中國和香港在可見的未來都不會有西方的全面直選,也會不時出現一些人權問題,但是否就要永遠讓人民和政府對立,所有的議題都化成政治鬥爭去處理呢?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