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粉嶺高球會請錯代言,自招敗局》

粉嶺高爾夫球會的用地問題,一直是爭議熱點。有輿論認為,將球場收回建屋,將可在短期內興建約五萬多至十多萬個單位(視乎規劃和古蹟及樹木保育面積而定),有助盡快解決港人居住問題;反對的輿論主要來自高爾夫球會,認為保留球場有助推動香港高爾夫球運動發展,也對香港經濟有間接的作用。

本來,粉嶺高爾夫球會如通從環境保育、普及高球運動兩方面入手的話,在這場土地大辯論中,會獲得一定程度的同情和支持,可是,有關方面的公關策略相當拙劣,在宣傳自己推動高爾夫球運動的同時,又沒有承諾將球場普及化,讓普羅市民獲得更多時段打波,享受高爾夫球運動。

更大的敗筆,是球會未有好好借助運動員來協助宣傳,反而邀請過氣的、備受市民尤其是年青人非議的藝人來做代言。結果他不但沒有利用自己的名氣來為高爾夫球會做正面宣傳,反而成為市民的笑柄,令球會處於更為不利的局面。再這樣下去,粉嶺高爾球會和球場,很可能會成為歷史名詞。

大眾針對球場主因,貧富不均的象徵

佔地甚廣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在土地大辯論中一直處於劣勢,除了因為面積廣、平地為主、可以在短時間內提供大量房屋單位外,也因為球會一直以極低價向政府租用土地,同時又沒有讓平民百姓入內打球,在所謂的公眾時段,平民百姓要為口奔馳,根本沒時間和閒情入場打球。更甚的是,球會將會籍當成「奢侈品」炒賣,有錢人不但可隨時入內打球,更可享用會所內多種「只供會員」的服務和設施。

當珍貴的土地變成少數有錢人的「專用地段」,在現今社會風氣下,特別是普羅百姓面對「居住難」的時候,就容易成為箭靶。要改變市民觀感,要令高球會不再「高高在上」,球會方面應想方設法減少「貴族化、富豪化」,在球會對社會的貢獻方面入手。

反觀香港賽馬會,雖然本身就擁有兩個面積相當的馬場,但是一來賽馬活動在某程度來說,是相當普羅化,除了有很多本地馬迷外,也有慕名而來觀看賽馬和試試運氣的內地和海外旅客,二來,馬會除了部份設施供會員享用外,也有供非會員使用的設施,譬如公眾席看台、餐廳、整個彭福公園。更重要的是,馬會除了通過博彩稅為特區政府帶來大量稅收外,也積極參與本港公益慈善工作。

相對於「離地」的粉嶺高球會,賽馬會的活動和公益服務廣為市民認同,很自然地,沒有人會要求、推動將兩個馬場改為住宅區了。

找錯代言人,曲線壯大支持收地陣營

原本粉嶺高爾夫球會的「離地」,已經處於弱勢,更不幸的是,他們找錯了一名無論是名氣或是個人修養皆被人猛烈批評的藝人做代言,於是球會在爭議中「弱上加弱」。

這位代言人多年來所主持的節目,以至他的日常言行,都廣受非議。曾有本地作詞人批評,這位藝人可以「憑一已之力」,將整個節目變得「業餘、不認真,和像馬戲團」。近年這藝人的公開言論更令越來越市民對他厭惡,令他的演藝事業江河日下,變成真正的過氣藝人。

日前,他在一個有關土地的時事節目中,不但沒有好好為粉嶺高球會作正面宣傳,反而錯誤引用資料,加上他的單方面觀點,結果令與他辯論的反對派議員人氣上升,對高球會、高球場毫無幫助,反而令更多市民支持收回粉嶺高球場,改為興建住宅。他可算是「曲線地」壯大要求收地的陣營。

如果粉嶺高球會仍沒有檢討公關宣傳策略,繼續不食人間煙火,繼續公關災難,可以想像,在越來越多支持收回球場的聲音下,特區政府會選擇在租約到期後,收回球場作住宅用途,藉此表達政府解決居住問題的誠意,以大幅增加民望。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