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聯想集團,到底錯在哪裡?》

中國一片科技創新熱潮中,電腦巨頭卻斯人獨憔悴。聯想到底錯在哪裡?

最近和聯想電腦有關的負面新聞特別多。聯想曾經是中國科技工業龍頭,現在似乎卻和中國科技創新熱潮,南轅北轍。聯想到底錯在哪裡?

聯想因為在 2016 年 的 5G 信號編碼標準方案投票中,沒有投給華為而投給高通。此事近日被翻出,與中興事件混合發酵,迅即引爆網媒,聯想陷入輿論風暴,最惡毒的批評是「賣國賊」。已經兩度從聯想退下來的創始人柳傳志再次走到台前,發公開信反擊對聯想的污蔑,號召聯想員工捍衛企業榮譽,也得到一眾企業老總對聯想的支持和辯護。當中真相到底如何?

事件一:5G 編碼會議投票事件

在 2016 年開始,負責的組織 3GPP 先後召開過三次會議選擇 5G 編碼。當中,由高通主推的 LDPC 是個老標準,早在六十年代提出,華為雖然也有一些 LDPC 相關的專利,但始終不如一些業界老牌公司。Polar 碼是 2008 年發展出來的,雖然也不是華為自己發明的,但華位積累了更多相關的專利,如果業界選擇用 Polar 碼做 5G 編碼,華為自然更有利,儘管不能預期完勝,也希望能多分一杯羹,當然,背後也有讓中國企業擁有更大話語權的想法,所以華為就力推 Polar 碼。雖然看來無法在數據通道(長碼)佔一席位,但也可爭取令 Polar 成為控制通道(短碼)的編碼方案。

聯想在 5G 編碼 3GPP 會議中,本來並無什麼重要角色。到第三次會議,聯想也完全配合中國公司陣營的選擇。只是聯想在第二次會議中,曾經在其中一個提案中,奇怪地站到華為的對面,支持採用 LDPC 碼作為所有通道的唯一編碼,也就是長碼和短碼都用 LDPC。由於支持提案的公司都來自美歐日韓,聯想的站隊就變得很礙眼。

聯想這次會議為什麼站到華為對立面去了?聯想說是因為旗下摩托羅拉的關係,它在 LDPC 碼的技術積累更多。現實而言,聯想的投票並非決定性的,並沒有在會議上令華為失去機會,也沒有對華為產生實質影響,但是多少也反映出聯想沒有充分考慮形勢,它作出這個決定也並不明智。

到了中興事件爆發,小問題就變成大事件!

事件二:科技民族主義?

聯想投票事件引起的另一種評論,更值得關注,例如 BBC 就指「讓人憂慮中國民族主義的一個變種 —— 技術民族主義 —— 已經籠罩著中國社會和商業領域」。

雖然中國以漢族為主,但以往鮮有被標籤為民族主義國家,因為努力向先進國家學習,是改革開放三十年的主要工作,歐美再挑剔也搬不出什麼理由。就算今天被指反映民族主義的幾個情況,包括南海爭議和新疆西藏問題等,許多年前就已經存在,為何到現在民族主義的帽子才扣到中國頭上?

主要原因恐怕是,歐美認為中國已經跨過國土分裂的可能性,既然無法通過分裂來降低中國影響力,那只能走第二步,嘗試標籤民族主義來孤立中國,做法和上世紀標籤華沙集團為「鐵幕國家」相同。

在中興事件後,中國科技界出現前所未有的危機意識(Panic Attack),雖然單一地區不可能沒有短板,但兩千億美元芯片進口,加上萬億下游企業,的確足以敲響警鐘!事實上,環球大國無論是美國、德國、中國、日本,都視科技和工業技術為國家安全的基本條件,必須實現技術本土化,才能確保國家富強。即使高科技不可能由本土企業百分之一百擁有,也必須有抗衡其他地區的能力,才能有效控制和保證不受制肘。

事實上,出於完全相同的憂慮,美國在八十年代壓制日本,以防技術突破的機會被日本人奪走。今天試圖壓制中國,就正正因為擔心「中國製造 2025」的落實,使未來美國失去在高科技領域的全球主導地位。

歐美評論刻意強調民族主義或者技術民族主義在中國大行其道的原因,核心還是回到質疑中國政治架構。評論認為,連聯想創始人柳傳志都不得不以愛國為自己辯護,作護身符,然後將種種情況,都轉嫁給「共產黨的治國理念和策略傾向民族主義」。

然而,大國都要保障國家發展的基礎不受他人控制,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就更需要足夠保護自己的能力,以及在國際輿論上擁有合理的話語權。因此,強化技術能力既不是中國的獨有的目標,更和民族主義全無關係。

事件三:被排除在恆生指數成分股外

真正反映聯想集團問題的,是硏發投入太少,令業務停滯不前。5 月 4 日,香港恆生指數發表公告,聯想集團 6 月 4 日起將被剔除出該指數成分股之列。

在過去五年裡,聯想股價下跌 56%,市值減少五十八億美元,在中國創新科技一片火熱下,聯想卻成了市場眼裡最不值得持有的科技股之一。

在購入摩托羅拉後,聯想仍然無法打開手機市場,2017 年只賣出了一七九萬部手機,只有 0.4% 的市場份額,而聯想曾引以為傲的個人電腦業務,最近五年來的出貨量幾乎沒有增長,去年更被惠普超越,差距正進一步拉大。最近一季,更連 Dell 也趕過了聯想。2017 年第四季度,聯想虧損達到二點七五億美元。母庸置疑,聯想集團面臨著的嚴峻挑戰,更多來自保守的思維。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