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丈《課金搬屋,參加校網遊戲》

前文:


有朋友問,究竟世襲計分制殘忍,還是直資殘忍?其實直資只佔全部收生的幾個百分點,而世襲計分制,佔了差不多一半的收生,大約百分之四十幾。換句話說,假設有三分一小學是最受歡迎的,那麼受歡迎的小學按世襲計分,大約佔收生的 15%。

如果你本身不是什麼「乜乜 boys、乜乜 girls」,世襲計分沒你的份兒,而直資又入不到的話,你就要參加大抽獎。大抽獎也佔整體收生的百分之四十幾。

大抽獎是另一個殘忍的遊戲,那叫校網遊戲。雖然大抽獎有少量的學額是可以跨區的,但太少,數據上沒有意義。你能抽到什麼學校,取決於你住什麼校網。如果你所居住的校網不好,你也知道你能抽到的上中下籤是什麼。

校網重要,所以地產代理會以優質校網來作賣點。如果你住的地方屬於西伯利亞校網,那你就只能夠認命。當你看著自己那個西伯利亞校網,無可奈何地面對只能抽下籤的現實的時候,你自然會想辦法。

第一個辦法當然是搬屋,第二個方法就是傳說中很多人會用的那個:另報一個地址。那地址可能是你家人或親戚的,也可能是你在該區租一個劏房,也可能是一個信箱。

租一個劏房,你可以說服自己:其實我也有時候是住在那裏的。總之為了一個好的校網,很多人就要出盡方法。你可能會問,真的那麼嚴重嗎?在網上常常看到那些「乜乜 kingdom」的討論,問如果報親戚的地址或者租一個劏房,會不會被教育局去抽查?網上那些說法,都說得很恐怖,幾乎有點像飛虎隊去捉拿季炳雄一樣,會在凌晨的時候突擊檢查你的單位。

這些其實都是都市傳說,大家都明白,在「乜乜 kingdom」上的東西,有多少是真的,大家心照。至於那些教育局的抽查的鬼故事,貼文的人可能想嚇那些想租劏房或借親人地址的人,所以把故事說得像突擊賊王一樣。實際上新聞有報導過的案例,通常是教育局懷疑,或者有人舉報,然後要聯絡該家長,要求他們提供更多證據。

報紙說,教育局表示每年有十宗八宗取消資格的案例。我翻查網上資料,被取消資格的家長的訪問報導只有一次,那個家長不回覆教育局的查詢。如果你要借一個地址或者租一個劏房,那麼便要承擔一定的風險,因為在這個年代,教育局的舉報熱線人人都知道。

其實,如果家長是緊張孩子的話,應該會擔心萬一被教育局查出,就可能會被取消資格;也有些家長會覺得教小朋友講大話是很差的家庭教育,所以不想報假地址。

最安心的,可能真的是孟母三遷,真的搬家去。在好的校網,同樣的價錢,住到的面積一定比西伯利亞校網小。那個價錢就反映了校網的溢價。你在西伯利亞派到最好的學校,很可能還不如那些好校網的二線學校。

其實校網大抽獎這個遊戲,也是一場饑餓遊戲,不過玩法是有錢玩得容易一些,冇錢比較難玩,但不代表沒有得玩。回想我和哥哥的小時候,我們住在好校網的板間房,是真的板間,《一念無名》那種,不是假地址而是真的住在那裡。

  • 三千丈,香港土生土長夾心階層,結婚生仔做了家長,面對荒謬社會,無名火起,唯有寫作自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