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家族的故事.九》

前文:


 

在病中的整整一個星期間,嘉樂每天躺在床上慢慢整理著自己的思緒。他回想在半年前的下午第一次遇到禮言,自己的生命恍如有了那麼一點的改變。他以前總是找村中的頑童玩耍,生命是很活潑的,但認識了禮言之後,開始疏遠以往的友伴與他親近起來。禮言平日總是靜悄悄的,即使是說出自己那些奇異的家族故事,也總是平平淡淡。那種客觀的情態,好像說的不是屬於自己的故事,這令嘉樂覺得禮言彷彿經歷了很多事情,體內寄存的不是一顆年輕的心,而是一個歷遍輪迴的老靈魂。有時嘉樂望著禮言說話,禮言幽幽地望著嘉樂,就像有千言萬語想對自己傾訴,但卻說不出話來,這令嘉樂會不期然地害怕起來,因為他根本猜度不到禮言究竟在想甚麼。可是嘉樂對禮言的感情很複雜,他有時覺得害怕,但更多的是一種無以名狀的親切感覺,好像以前在某時某地已經見過一樣,相對愈久,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便愈強烈。

他有時想,自己發過的夢是不是因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他又覺得一切都太巧合了。在這半年的相處過程內,他發覺一些看似普通的事,對禮言來說卻是絕口不提的秘密,譬如他的家為甚麼到處遷移、他的童年遭遇等,他對禮言本身的認識,現在想起來才覺得所知甚微。但他為甚麼又覺得與禮言很親近呢?那大概是因為他從禮言口中知道不少家族故事,令自己有一種與禮言分享了秘密的感覺。就這樣,嘉樂像被一個動聽的說書人吸引了。他本人或許不察覺的是,自從認識禮言之後,或許受到禮言身上的沉靜氣息感染,嘉樂本來很活潑的性格也開始沉澱下來。

不過,令嘉樂沉默的還有另外一件事。嘉樂大病後兩個月,爸媽從省城回來了,他們每隔幾個月總會回家一次,看看嘉樂的生活怎麼樣。這天爸媽坐在飯桌前,與嘉樂吵了一場,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

爸爸:我與媽媽決定安排你在今個暑假後,便與我們搬到省城居住。你已經長大,是時候適應城市的生活了。

嘉樂:但我喜歡留在這裏 ──

爸爸:不行,你要轉到城中的中學讀書,那裏師資設備更好,你會更容易考上大學。除非我們不讓你讀大學,否則你始終都是要到城中住的,況且你在畢業後還要繼承我們的店子呢!

嘉樂:不行不行不行,我就是喜歡住在這裏 ──

爸爸:你哪能反對的?我們都決定了!而且……

爸爸還未講完,嘉樂便丟下飯碗逃出家門。嘉樂沿著山徑跑下跑,跑到山腳禮言的公寓樓下。已經是晚上九時了,他在樓下徘徊了一會,天空突然落下毛毛細雨,嘉樂便躲到簷篷下。過了一回,他慢慢走到三樓按禮言家的門鈴。

不久門打開了,一個瘦小男子走出來應門,是禮言的爸爸。禮言的爸爸問是誰,嘉樂答是禮言的同學,之後便被他領到室內坐了。這時嘉樂看到禮言本來坐在沙發旁傍著燈在看小說,聽到爸爸招呼嘉樂進來,便放下書本連忙問嘉樂為甚麼這樣晚才才來拜訪,嘉樂便將事情對禮言以及他爸爸說了原委。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