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英《八天酷熱,1963 大旱重臨?》

天文台說:連續八天酷熱,平了 1963 年 5 月舊紀錄(註 1)。

這句說話很嚇人,因為 1963 年大旱,香港制水,每四天供水一次,每次四小時。那時我們洗澡用水可能僅僅超過一公升,即是一枝大汽水的容量。

今年直至 5 月 23 日,天文台累積雨量 170.6mm,少於平均雨量一半;4 月應該經常行雷落雨,結果天文台只有三天雨量多於 1mm,只有一天有雷,整個 4 月雨量才 28.1mm,只得平均數的六份之一,很旱,很異常。

來到 5 月繼續少雨,12 日起至今,十三日涓滴全無,完全違反初夏經常出現低壓槽下雨的常態,十分異常。

其實過去的冬天和春天香港也很旱,本地農夫面對嚴重缺水之苦,據聞內地廣東農田也同樣受困擾。

難猜是否 1963 大旱再來,不過目前的情景提醒我們香港人:天下雨不是理所當然的,東江有水也如是,香港旱廣東也會旱,到時各大城市可能要爭水飲!

忽然想起,在找地建屋的狂熱中,似乎有誰說過:香港可以不要淡水湖!

他大概沒有五十五歲,沒有活在 1963 大旱中的體驗。

後記:5 月 17 日至 26 日連續十天最高氣溫超過三十三度,破了 1963 年 5 月的紀錄。

註 1:臉書「天文台 HKO」,2018 年 5 月 2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