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思《寮屋補償破格,政策新思維先例?》

一如其他眾多的基本挑戰,香港的長遠土地供應似乎可列入我們難以解決的問題清單內。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近期提出了多個土地供應選項建議,但幾乎每個選項都受到一個甚至多個團體的反對和阻撓,更不用說涉及的法律和其他更複雜的官僚程序。

改變傳統思維,推靈活補償

因此很高興看到政府果斷地嘗試解決當中一項具爭議的土地問題,我所指的是,建議對清拆寮屋的特惠補償和安置作新安排。

若政府的新建議能得到足夠支持,將有助加快釋放數百公頃的土地來建屋。這建議可能會有些冒險,但更重要的是顯示官員願意以更靈活的方法解決問題,甚至有可能在日後其他的政策範疇上採納更多新思維。

新建議下,對橫洲、古洞北和粉嶺北寮屋的補償和安置,細節有點複雜,其一關鍵是有大約三千住戶或業務經營者本身在該土地上並沒擁有權,政府多年來只是對之採取容忍態度。到現時為止,一向的政策是向被清拆寮屋的居民提供有限補償,例如政府只為連續居於已登記的寮屋超過十年的人提供特惠補償,住戶也需經過並合乎經濟狀況審查才獲得房屋安置。

之所以採取此一嚴謹態度,當然有其原因,若沒有適當的規管,那麼新來港人士也會因此合乎賠償資格,變相會鼓勵更多人搬到寮屋以獲取安置,亦即是要納稅人「找數」和犧牲其他在輪候公營房屋人士的利益。

寮屋居民多年來要求更慷慨的安排,社會上也有一些人士對寮屋居民表示同情和支持,但同時另一方面卻有人反對「獎勵」非法佔用土地的人士。

官員似乎沒有太多選擇,要不,以清拆方式把數量不少的寮屋居民搬遷,此舉當然會引發其他社會爭議,要不,或避開問題,把寮屋清拆放在一旁,延緩土地供應。

政府今次一改以往的方式,提出一個更慷慨的方案,包括降低居住年期要求,讓更多寮屋住戶合乎資格獲得經濟補償,金額亦將有所提升,甚至或可免除經濟狀況審查而獲安排房屋。合資格獲清拆補償安置的寮屋居民住戶數目,估計將由原先的三分之一升至三分之二。

這顯然是一種較靈活且務實的態度,縱然方案似乎有一些甚至是明顯的讓步,但也代表官方處事並非一成不變。

基本上,這方案與過往強調的保障納稅人金錢和公營房屋資源嚴格分配的原則,有所偏離。取而代之的是,更看重較難量化的因素,例如人們的期望、社會對公平的意識、及更有效率的分配。建議並非一次性的安排,或會適用未來其他相類似的情況。

防偏離公平原則,惹社會反彈

有些人或會說,此安排早就應該做了,對方案受到不少爭議,感到驚訝。但我們有些官員或會視這建議偏離了既有原則,且有一定的風險。

因這涉及更寬鬆地使用納稅人的金錢和其他資源,有機會引起社會對公平等原則的複雜討論,例如,為何寮屋居民比其他人士更值得獲取房屋協助?守法者為何要資助違法者?

這亦可能提高其他非法佔用物業人士的期望,例如天台構築物或劏房又或從漏洞中得益的人。另外,亦有人擔憂若政府提供慷慨誘因,便會有人找一些方法去騙取補償。

用公務員的說法,方案不止涉及成本負擔,更有可能開先例,引起其他相類似的問題湧現。

面對眼前具體的土地供應和寮屋個案,使用較彈性的方法或許情有可原,因為延誤土地及房屋供應的成本會更大,但我們亦不應低估這對傳統官方思維和制度上轉變的重要影響。

在談及新建議方案時,官員們也有提到這屆政府「以人為本」的精神。批評者可能會對此嘲笑,但其實這正正顯示政府意識到時代在轉變,有時或需要打破一些長久持有的原則來行事。

  • 原載:《香港經濟日報》